牛站

类型:纪录片剧地区:拉脱维亚发布:2021-07-30

牛站 剧情介绍

牛站蒋鹏、牛站孙定操起兵刃,道:“魁主!咱们快走吧。叫我父帅领区区一二十人如何退敌?七国九部十六胡可是虎狼之师!这不是以孤羊投群狼吗!

刘继业攒眉蹙额,面沉似水,沉默无语。子夜,牛站西京府后堂灯火通明。麟府二州撑起了大宋的旗帜没几日,十六胡兵马也来凑热闹,前日袭扰南屏关边界,刘令公闻报就要跨马提兵追杀胡人兵马。

被监军张会叫住,道:“令公急匆匆去哪儿呀!令弟杨谕投了伪宋,你也坐不住了吧!呵呵!”一声冷笑。刘继业视精忠报国为生命对北汉朝廷效死输忠,张会说他反叛,比剜心还难受,气得虎目圆睁,须发倒竖,道:“你——你,休要血口喷人!牛站赵光义端坐书案后。

“五鬼”“催命鬼”崔阴鹏、牛站“勾魂鬼”勾阴芳、牛站“青面鬼”青阴刹、“无常鬼”吴阴钟、“白面鬼”(独臂鬼)白阴罗眉开眼笑,押着披枷带锁的武天真来到堂上。张会道:“哦!息怒息怒,瞪这么大的眼睛干啥!怪吓人的。

刘令公如果对我大汉没有二心,又何故这般激动,莫不是被本监军言中了!崔阴鹏捧着缴获武天真的裁云太阿宝剑,牛站得意道:“回禀主公!金枪会罪魁武天真拿到,请主公发落。刘继业气冲牛斗,道:“张会!本帅要出关御敌,你却诬陷本帅投奔伪宋,岂有此理!

这武天真的剑能否赏给小的,牛站留个擒贼的留念?张会道:“嘟!刘继业你是不是不打自招,本监军啥时候说你投奔伪宋了?

刘继业道:“张会休要胡搅蛮缠!现在胡人犯境,你信不过本帅,你自去御敌。赵光义淡淡道:牛站“这剑,本府还有用,你们都退下吧。

张会气焰嚣张,喝道:“反了反了!刘继业睁大你的牛眼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圣上钦点的监军张会,轮得到你调派吗!你好大的狗胆!竟然自比圣上,大逆不道!崔阴鹏把剑放到书案,牛站本想得到主子一番褒奖、高额巨赏,没想到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刘继业道:“张会休要断章取义,本帅只是与你商议咱俩谁去御敌,根本没有差遣你的意思。

张会皮笑肉不笑“哏哏!就别狡辩了,越描越黑!刘继业道:“当下军情要紧,今日之事本帅不和你争辩,你我各自向圣上奏表,禀请圣断。帅案一侧坐着监军张会。

牛站厅内只有赵光义和武天真。”策马就要走。张会道:“刘继业听好了!你出关投敌,休要踏进大汉疆界半步。

刘继业甩蹬离鞍下了马,气得没有办法,道:“本帅要去御敌,你说本帅要反叛,你又不去提兵御敌。杨崇训见他满脸忧虑,牛站寻思:当初要不是南衙出手相助,陷入七国九部十六胡之手的麟州,焉能失而复得!自己与麟州十万军民将无家可归。你是圣上钦点的监军,你说该怎么办?张会道:“刘继业亏你说的出口!什么‘金刀无敌盖河东,金刀令公刘继业’,不过是浪得虚名的酒囊饭袋!你是三军主帅,领兵打仗是你份内的事儿,你却一手甩给我这监军,传扬出去,真是叫人笑掉大牙!

今日有求于我,牛站焉能袖手旁观!再难也要相助。刘继业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和他混不讲理的主儿争执下去,不但无果而终,还会越争执越僵。

思来想去,差遣自己的两个儿子刘延平、刘延昭出关御敌,张会又会怀疑刘延平、刘延昭投敌,命令都监潘伟领五百军卒出关御敌。道:牛站“南衙!你看这样如何?----------这监军张会到底怀疑不怀疑刘继业反叛呢?说实话他还真没怀疑过。他心知肚明,此时刘继业真的要想反叛北汉易如反掌,根本用不着出这南屏关,就南屏关这些兵马,都不是刘继业父子及数百亲军的对手,他可以轻而易举拿下南屏关,更可以把南屏关作为归顺大宋的进献之礼。张会明知如此,又为什么百般刁难刘继业呢?什么都不怪,只怪刘继业自己。

金刀令公刘继业本事太大了,契丹大辽国、七国九部十六胡闻风而逃,呼他为“金刀无敌盖河东”。镇守北汉南屏关的“金刀无敌盖河东,牛站金刀令公刘无敌”刘继业,听细作禀报麟府二州撑起了大宋的旗帜,很是为北汉担忧。

“河东”是什么地方?就是北汉国,刘继业是北汉的擎天博云柱架海紫金梁,没有刘无敌北汉国早就亡了。这对刘继业可不是一件好事儿,对于主上,功高盖主,北汉皇帝不杀他已经是莫大的天恩了。北汉皇帝刘继元派来的监军张会,牛站对他的监视更加严密,时不时对刘继业冷讥热嘲,处处打压。

对于同僚,树大招风,才高招妒,德高毁来,刘继业德才兼备,更是功略齐天,焉有好日子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北汉的朝内朝外文臣武将嫉贤妒能,个个眼睛都绿了,心想北汉就显你刘继业行,就显你刘继业能,行呀!你要鹤立鸡群,还真把俺们当成鸡了,行!俺们这些鸡可不是好惹的!群起而攻之,不愁啄死他!监军张会就是群鸡中的一员。

身为武将的刘继业既忠又勇,肚里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寻思为朝廷竭智尽忠,保社稷肝脑涂地,上不愧于天下不愧地。这日早上,南屏关帅府擂鼓聚将,帅堂上刘继业戎装袍甲,正襟危坐。他哪里知道,自己早已是四面楚歌,危机四伏。他越是为国为民兢兢业业宵衣旰食,危机越是一步步向他逼近。

张会道:“人称你刘令公是啥!‘金刀无敌盖河东’,只要胡人看到你的大旗就逃得无影无踪了,用的着带这么多的军卒吗?本监军以为带上一二十步卒就够用了,也用不着从你那数百亲军中挑选,就从南屏关的步军中选一二十个就行了。如果说他全然不知,也不如此,只要与鸡和光同尘,不作为,不会再招来众矢之的,但北汉国的灭亡近在咫尺,以天下为己任的他,不会选择与鸡同流合污的,只会忠不避危,只手补天。帅案一侧坐着监军张会。

南屏关都监潘伟、刘延平、刘延昭等将官戎装掼带,两厢垂手侍立。都监潘伟前日损兵折将,今日胡人兵马又来犯境,向刘继业请示。刘继业心情郁闷,寻思:只有自己出关迎敌了,可是监军张会还会以自己反叛为名横加刁难。张会冷视他,道:“你是主帅看本监军干啥?以前你不很会打仗的吗!听你兄弟杨谕投靠了伪宋,就心神不宁了。

刘继业道:“张会!杨谕和我是亲兄弟不假,他现已归附了伪宋,与我大汉是敌国,杨谕是我公敌,刘继业绝不会以私废公。都监潘伟出列,道:“启禀令公!十六胡兵马又来袭扰我南屏关边界,前日末将领兵御敌,身中数枪,要不是末将武艺高强命都没了,还折损不少人马。

今日禀请令公定夺。现在是商议军情,少要拿杨谕说事儿!

沉默片刻,看看张会。”说完归列。张会轻藐一笑“呵呵!会不会以私废公,可不是靠两片嘴说说的事儿哟!不说了,说多了无益。

本监军看你今天怎么调兵遣将御敌了。刘继业寻思御敌事大,不能和他纠结。

牛站道:“本帅率一百马军士卒出关御敌,其余将官把手南屏关。刘继业的长子刘延平、六子刘延昭闻听大惊,心想这不是叫父亲送死吗!刘延昭急忙道:“监军!不可。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