噜噜吧

类型:综艺剧地区:西撒哈拉发布:2021-07-28

噜噜吧 剧情介绍

噜噜吧你知道君侯怎么说你的吗?‘燕云文武全才,噜噜年少寡闻,稍加磨练必为朝廷栋梁之才’。苗彦俊冲矮个汉子厉声道:“堂上这位大人可是当今御弟开封府尹,快快从实招来!

赵光义突然觉得眼前一亮,道:“那就是说勤王没必要去了。田某追随君侯二十多载,噜噜还从未听过君侯如此评价一个人的,你真叫本官羡慕”。封赞轻轻摇头,道:“勤王不去那不是落下抗旨不遵的天下骂名吗?

赵光义道:“那该如何是好?封赞道:“主公!你看这样如何?现在圣旨不是要调燕云等十员武将,直接去勤王这不太合常理。燕云泣不成声:噜噜“君侯!都是小的不肖,辜负了君侯的希望,大恩大德小的来世再报”!

田钦道:噜噜“君侯能为国举贤,噜噜本官如何不能为国保贤”指指桌子上的包袱还有燕云的碧月青龙剑“为你准备的衣物、干肉、干粮、二十两纹银都在里面。主公应该赶快给圣上请旨说勤王事关重大,‘区区燕云等人只不过是臣弟手下走吏,恐怕不足以当大任,臣弟觉得应该由臣亲率燕云、李镔、郜琼、戴兴、王荣、张禹珪、桑赞、傅乾、元达、葛霸北上,解圣上危难之际,这才是臣弟的本分,至于大内都部署由谁接任臣弟呢?请圣上您定夺,望圣上下旨,臣弟枕戈待旦,整装待发。

’游龙须大海,噜噜猛虎须深山。赵光义不由得拍案叫绝,感慨万千,连声道:“妙妙!本府赶快八百里加急公文请旨,旨意一回复,至少半月有余,没等到圣上下旨,圣上就没有危急了,这样本府的忠心也表了,赵光美的套子也不用跳进去了。

你自投他出去吧,噜噜久后定能得个出身”。真是神来之笔!”说罢急急告辞,回书房书写奏章。

事情与封赞所推断的丝毫不差,不到半月天子下旨令赵光义不必勤王。燕云道:噜噜“大人周全小的没齿难忘!噜噜只是小的犯下军令若连累大人于心不安,小的身犯军法若逍遥法外对于那死去的十八位厢军何其不公,小的甘愿服法”。

赵光义与往常一样,狂喜之下,火辣辣的嫉妒之火在心底缓缓燃起。燕云回答叫田钦出乎意外,噜噜看着倔强固执赋有正义感的燕云感到佩服还是鄙视数不清楚,噜噜思量片刻劝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它日飞黄腾达报效朝廷不也就将功补过了吗”!有了难事想见他,又怕见他,喜忧的矛盾心理难以逝去。

燕云、李镔、郜琼等十员武将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空喜一场。话说,赵光义带上幕僚判官柴钰熙、推官刘嶅、孔目马喑,亲侍仁勇副尉王衍得,侍卫仁勇校尉“飞燕”燕云、“白面山君”李镔、“郜铁塔”郜琼、“暴猛武贲美髯公”戴兴,仁勇副尉“双锏太保”元达、“猛勇军客”葛霸、开封府步直指挥使马升,三文臣八武将及开封府五十个军卒,来到西京与前任知府贾彦办完交接,贾彦灰溜溜回京赴任太常少卿。赵光义近前一看“按兵请旨,切勿稍动”,略有所悟,但还是没有体味到深意。

燕云沉思着觉得田钦之言不无道理,噜噜随汗颜无地但也无良策,拜过田钦背起包袱提着剑径自出了晋州。赵光义草草升堂见过西京府合衙官吏后,在后堂单独召见西京右军巡使“落叶书生”苗彦俊。赵光义一脸阴沉,道:“西京十恶少jianyin掳掠无恶不作远非一日,你这右军巡使怎么就充耳不闻任其所为!天子近臣起居郎李孚之女李书雪失踪一案,都快两年了,就没有查出一点线索,天庭大怒,这不是迁调走一个知府贾彦就能了事的,你右军巡司可是首当其冲的。

你自天狼山投本府麾下,本府将你视为心腹,可在西京军巡任上令本府大失所望,不要逼本府作挥泪斩马谡的诸葛孔明。赵光义笑道:噜噜“先生不必自谦!若无先生,哪有本府今日。苗彦俊被他一顿训斥,没有半句开脱的解释,内心自是冤枉,当初不只一次将十恶少作奸犯科之事向知府贾彦禀报,贾彦严令他不得插手,只好眼睁睁看着十恶少为非作歹荼毒生灵。静了片刻。

噜噜卧云起时凡事不愁。赵光义道:“本府深知彦俊嫉恶如仇,你自有苦楚,本府是冤枉你了,但李书雪一案朝野瞩目,若再破不了案,你、我如何给圣上交差。

西京本府若不来,那西京的一切罪责就要降到你头上了,本府怎会舍得失去你这员爱将,西京这塘浑水本府必须来趟。实不相瞒,噜噜本府今日遇到难题,特此求教与先生。”他深知前知府贾彦忌惮十恶少的父亲们身为节帅位高权重,这些节帅又都是自己一党,贾彦投鼠忌器才走出这步臭棋;近山知鸟音近水知鱼性,苗彦俊是西京的缉捕使臣对西京的了解,比东京带来文武僚属自是强得多,要想尽快破案必须依靠苗彦俊;但又必须对他恩威并用,使他感恩戴德全力以赴破案。苗彦俊虽然读过书,但所想绝不会这么深,一时感激涕零,呜咽说不出话来。赵光义起身扶起他,掏出锦帕为他擦拭脸上泪水,道:“彦俊!男儿有泪不轻弹,西京军巡司这差事真是为难你了,不过有本府为你做主,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

苗彦俊道:“府主!苗彦俊若不将李书雪一案查个水落石出,愿将项上人头割下谢罪!”“府主”是家臣、家奴对主子的称呼,这一称呼表明自己不仅是朝廷的命官,还是赵光义家臣。封赞也不再客套,噜噜道:“愿为主公分忧。

赵光义听到“府主”自是心满意足,语重心长道:“彦俊!你对朝廷、对本府的忠心岂是一天两天,本府怎会不知。不要再讲什么割下人头谢罪的话,朝廷舍不得、本府更舍不得!李书雪一案是否有点头绪?噜噜赵光义便把天子下旨勤王之事和盘托出。

苗彦俊道:“卑职正要向府主禀报。李书雪一案对赵光义太重要。

李书雪是天子近臣李孚的爱女,前任知府贾彦迟迟破不了案,天子本想重罚贾彦给李孚一个交代,贾彦是赵光义保荐的,顾于赵光义的脸面只是把贾彦迁调,令亲弟弟赵光义前往西京破案表示对李孚的格外重视。封赞双眉紧锁轻摇纸折扇,缓缓起身,慢慢地走到中堂门栏,望着翠绿的竹林,伫立良久,蓦然回身疾步走到书案,拿起笔来写了八个大字。赵光义没想到天子这层意思,想到李孚是天子近臣,自己破了案可以结交不食人间烟火的李孚,顺势再举荐自己心腹占据西京知府这一要职。贾彦顾虑重重不作为使得赵光义集团打击沉重,十恶少为祸西京被燕风处斩,牵扯到他们的父亲十节帅丢官降职,使得赵光义在京都以外藩镇势力消失殆尽,同时失去了每年数百万贯的孝敬,断了财路。

条案后坐着权知西京府赵光义,左首坐着幕僚柴钰熙,右首西京右军巡使“落叶书生”苗彦俊侍立。赵光义每年俸禄自是不少,但要私下养士、养兵,拉拢朝廷内外官吏、结党,世人结交须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养兵一千耗钱十万;这一笔笔开销就是他几辈子、十几辈子的俸禄都不够。赵光义近前一看“按兵请旨,切勿稍动”,略有所悟,但还是没有体味到深意。

封赞见状,道:“主公明鉴!勤王之说根本就是一句空话。就是把燕风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也难解他心头只恨,但此时最为紧要的还是尽快破了李书雪一案。赵光义心里迫不及待了解李书雪一案如何突破,但并不表露出来,缓缓的给他斟好一杯茶递给他,道:“彦俊坐下!这是天子赐给本府的暹罗茶,来品尝品尝。卑职只好将矮个汉子押回衙门,提审方知与李书雪一案有关联,而且还牵扯到起居郎李孚、西京参军王显、长寿寺监寺禁妙,卑职不敢怠慢,将那矮个汉子汉子秘密看押起来,请府主提审。

赵光义细细地听,道:“那高个汉子定是涉及此案,而后你再去燕风处要人,不错吧?赵光义一愣,道:“此话何讲?

封赞道:“勤王是为了什么,是因为圣上危急了,所以得去勤王,但是圣上到底有没有危险呢?根本没危险,为什么呢?圣上所带都是大宋禁军中的精锐,晋阳刘继业虽然善战,但必定是以一隅敌一国,就算一时将圣上围困于匣龙山,我大宋距匣龙山最近的两支驻泊禁军,足有十万军马,统兵主将又是圣上的心腹爱将鲁国公曹国华、代国公潘仲询,假若圣上真的危急了,一道圣旨,曹、潘二位国公引兵最迟五日就能抵达匣龙山。苗彦俊道:“对!第二天卑职去找燕风要人,燕风说一个街头混混不就是斗殴吗,把他打了几十板子放走了。

苗彦俊接过茶杯坐下,哪里有心思品茶放在桌子上,细细说出侦察李书雪一案的头绪:“前日夜里卑职在街上巡查没想到竟有意外的收获,发现一位高个汉子手持利刃追杀一个矮个的汉子;卑职以为街头混混厮打斗殴,将这矮个汉子拿住,高个汉子趁着夜色像无头的苍蝇仓皇逃窜跑进了步直指挥使燕风公廨;卑职找燕风要人,燕风搪塞道‘一个街头混混自投罗网进了我这一亩三分地,就不劳苗巡使费心了,燕风自会从严处置’。何必要千里迢迢调主公属下区区十人前去勤王!所以勤王之说他是一句空话,没必要。卑职不信,令柳七娘带了十几个军卒乔装打扮埋伏燕风住所周围,一旦发现高个汉子出来马上缉拿。

赵光义急忙道:“本府要即可提审矮个汉子。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噜噜吧西京府衙一处秘密审讯室。堂下跪着一个面黄肌瘦矮个汉子,三十岁年纪上下。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噜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