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

类型:科技剧地区:尼泊尔发布:2021-06-22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 剧情介绍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我,师兄总是背不会”。燕云道:“我燕云最大的本事就是不说假话,你难道看不出来?

燕云道:“来不及的,就算我三日内能从章州到京城走个来回,可救兵三日内到的不了吗?令姐及随从已被围困荒山野岭半月有余箭尽粮绝,虽然依仗孤月岭天险现在已是师老兵疲强弩之末,莫说那万夫莫当的王荣,就是百十个喽啰就能轻而易举冲上孤月岭,后果不堪设想。师兄“什么缘故”?我只有殊死一搏。

赵怨绒觉得燕云分析的句句在理,但绝不肯叫他亡命涉险,道:“不行!我绝不叫你去送死。燕云道:“我必须去,但不是送死。“我怕,师兄怕燕风、尚权笑话,怕华老师打手板,怕娘生气”。

“当今他们都不在,师兄还怕什么,师父又不罚你”?赵怨绒被逼到胡搅蛮缠的地步,嗔怒道:“你——你敢不听我的,我是郡主。

燕云气得面色铁青,道:“恕罪!郡主若不提醒,小的差点儿忘了。“怕学不好,师兄三叔更会笑师父教不好我”。但临行前令尊的嘱咐还记得吗——‘一路上凡事务必听燕云的,不得自作主张’。

“云儿!师兄记住。赵怨绒任性道:“不管,不管,我就是不管!

燕云气恼道:“好个乖张偏执刁蛮任性,简直不通人性!怕字当头,师兄一事无成。

赵怨绒气得伤处阵阵疼痛,不住咳嗽喘息,哽咽道:“我——我刁蛮任性,不通人性。只要用心没有学不好的”!师兄我不肯你去弄险,你倒骂我。

我是任性可长这么大,我爹、我娘从未这么骂过我,你——你——”梨花带雨,泣不成声。燕云赶忙赔礼道:“郡主!恕罪!恕小的冒犯之罪,等小的救回大郡主,任你治罪。燕云道:“别无他法。

“师父,师兄我是不是真的很笨,您教了半天我也背不会”。赵怨绒更加伤心,本是出于好意舍不得燕云冒险,没想到燕云不但曲解其意还拒人以千里之外,泪如雨下,哭泣不止。赵怨绒刚受过伤,又伤心流泪。

燕云恻隐之心油然而生,道:“都是小的无能,叫郡主替小的受王荣一掌——燕云道:师兄“怨绒放心,我上得孤月岭就能把大郡主送下来。赵怨绒哭道:“你还知道!我为啥?燕云道:“知道,当然知道。

赵怨绒道:师兄“上千喽啰把守着上岭的咽喉要道,更有那挨千刀的王荣,你怎么上的去?为我。

赵怨绒道:“还知道啥?师兄燕云道:“别忘了元达说过孤月岭的后山绝壁崖。燕云道:“要不是郡主及时救小的,受伤的就是小的。赵怨绒道:“我是谁?燕云被问懵了,思忖着不知说啥。

赵怨绒道:“看看你手腕上的手珠,不会健忘吧!赵怨绒一惊,师兄道:“绝壁崖是万丈深渊!

这手珠是赵怨绒赠送给燕云的定情之物,燕云当时并没有当真,此时被赵怨绒提醒想起来了。燕云道:“怨绒,知道你担心我有所不测。师兄燕云道:“渊底是凤愁涧。

赵怨绒等的就是这句话,扑倒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哭道:“我不许你有不测,不许,不许!燕云伸手掰她的手,她抱得更紧,“怨绒!听我说我不属牛属猫。

赵怨绒觉得稀奇,抬头望着他,“属猫?赵怨绒道:“你想从凤愁涧爬上万丈高的绝壁崖山顶?不,我绝不叫你去!燕云道:“属猫。松开我,慢慢给你讲。

燕云道:“这就对了。赵怨绒仍不松手,道:“没想到你也会懵人,哪有属猫的?燕云道:“别无他法。

赵怨绒焦急道:“你这般死要面子,必定毁掉你的性命。燕云道:“猫有九条命,我比猫的命还大。”见她颇有兴趣继续说“怨绒你不用为我担心,以我的轻功飞上孤月岭如履平地,救令姐下山轻而易举。燕云道:“那还能有假!我的轻功你是见过的。

赵怨绒道:“要我信,莫非你背着我飞上孤月岭。去不得,去不得!

燕云道:“不去就输定了。燕云道:“你虽然武艺高强,但对轻功奥妙所知不深。

赵怨绒半信半疑,道:“真的?赵怨绒急忙道:“输不了,你急速回京向我爹禀报快发救兵来搭救姐姐。背着你飞上孤月岭我做不到,但我能背着你飞下孤月岭。

赵怨绒好奇道:“这是为什么?燕云道:“我问你,你从地面跳上房檐难,还是从房檐跳下地面难?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赵怨绒道:“当然从地面跳上房檐难。赵怨绒思虑片刻,道:“你真的能背着姐姐飞下孤月岭?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六位师兄个个很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