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木晴子

类型:综艺剧地区:大洋洲发布:2021-06-22

赤木晴子 剧情介绍

赤木晴子赤木晴此时从事孟演常来报:枢廷曹副曹主兼新第三分旗旗主钱卓通求见。燕云步步紧逼,道:“你身为朝廷封疆大吏,为何私藏龙袍?

田钦道:“四十个营。赤木晴武天真在正厅召见钱卓通。刘嶅惊异道:“两万多人!

田钦道:“不错。刘嶅思虑片刻,道:“他——他竟敢——敢私自募兵!钱卓通愁眉紧缩,赤木晴坐立不安几次欲言又止。

武天真寻思:赤木晴钱卓通深夜求见定有急事,赤木晴可能是为其结拜兄弟苗彦俊、燕叔达、柳七娘受招安之事而惶惶不安;劝道:“贫道探知令义弟苗彦俊、燕叔达、柳七娘为了千百弟子的性命接受招安,实属万不得已,钱二侠也不要耿耿于怀。田钦道:“天下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儿!刘大人您说这离造反还有多远?

此时刘嶅不想知道太多,知道太多危险也大,早早回定州才是上策。钱卓通急躁道:赤木晴“魁主!卓通不是为此事而来!话说燕云在驿馆送走王显,急急进都帅府拜见郭进。

武天真一愣,赤木晴寻思:钱卓通在锯齿峰下的观云亭驻扎,那是是天狼山后方的后方,会有什么紧要之事?道:“钱二侠!哪还有什么事?郭进在帅府后厅接见了他,义子郭云作陪。

郭进待人向来冷若冰霜,但对燕云却一反常态,谈笑风生,因为他爱才如渴,认为燕云是不可多得的骁勇之士。钱卓通憋得脸红脖子粗,赤木晴道:“萧岱英是天狼山的——叛贼!

郭云与燕云年纪相近,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切磋武艺自然少不了。欲知后事如何,赤木晴且听下回分解。郭进在一旁,饶有兴许观看。

郭云与燕云比试剑法,斗了十几个回合,郭云落了下风,道:“唉!我在沙场征战这些年,没有丝毫长进,在燕兄手下走不到二十个回合,惭愧!燕云道:“少帅休要这么说!燕云只知打打杀杀,哪能和少帅相比,戍边杀敌为国建功!令燕云羡慕不已!刘嶅浑身直冒冷汗,不住擦着额头上的汗,小声道:“不可多言,不可多言!”静了片刻,道:“郭进可愿发兵协助晋王剿灭天狼山草寇?

“矮脚马熊”钱卓通在“燕赵八仙”二排行,赤木晴大排行“狂风铁拐”尚元仲死后,赤木晴与三侠“瘦脸雷君”燕叔达、七侠“荷花寒女”柳七娘、四侠“大肚弥陀”陆行德、五侠“落叶书生”苗彦俊、六侠“洞箫郎君”萧岱英、八侠“推云童子”樊云童,受时任金枪会谍务曹曹主“云里天尊”武天真相邀,先后加入金枪会谍务曹;后来四侠陆行德、八侠樊云童在刺杀三蝗州刺史靳铧绒丧命厮杀中丧命,他和六侠萧岱英被俘身陷三蝗州死牢。郭云道:“好说好说!只要你肯来西山,杀敌建功对你不费吃灰之力,我情愿将前军一营都头军职奉送给你,父帅也是求之不得!郭进插言道:“云儿不可胡说!燕云在晋王驾前当差,也是为朝廷效力。

郭云听父帅这么讲不好再劝燕云留下,换了话题,道:“燕兄!上月父帅在白马岭与辽邦冀王敌烈激战,大败辽军刘嶅心中对郭进极度不满,赤木晴但不露声色,道:“不可进谗言,田判官身为郭都帅的佐将怎能如此诋毁长吏。缴获了敌烈的宝雕弓,那真是一张好弓,我只拉的个半月弓,你若能拉个满月,我就请你吃酒。燕云道:“恐怕要叫少帅失望了。

田钦惊恐道:赤木晴“刘大人洞若观火,田钦哪敢蒙蔽!郭进心怀异志,私藏龙袍!郭云道:“几年不见就这么谦虚起来了,走!”拽着他进帅府深后堂取宝雕弓。

郭进笑而不语。刘嶅禁不住一惊,赤木晴手中茶杯落地,道:“你可知道诬告长吏的下场!郭云、燕云边走边聊。燕云道:“朝廷定制:统兵在外的将帅不准带家小,少帅怎么能随都帅来到边庭?郭云道:“几年不见刮目相看,燕兄对朝廷定制了如指掌。

燕云道:“不敢,偶有所闻。田钦道:赤木晴“田钦若有不实之词甘当杀头,下官在郭进的深后厅见过龙袍。

郭云道:“圣上对父帅信赖有加,每次父帅回京面圣,圣上都要父帅携带家小,父帅每每坚辞。燕云道:“那怎么偏偏带少帅?刘嶅一把抓紧他的手腕,赤木晴道:“你真的不怕死!

郭云小声道:“我不是父帅亲生的。叫父帅听到定会说我没良心。

二人不觉进了深后厅,早有仆人挑起灯火。田钦道:“龙袍就挂在他的后厅中堂。燕云见对着门的墙上挂着一袭龙袍,大惊失色险些叫出声来,寻思,私藏龙袍罪同谋反!郭进是自己敬仰的恩公、是朝廷戍边的功臣,难道会心怀二志?正在思虑,郭云已从侧室取来宝雕弓,道:“走,当着我父帅的面,燕兄张开这张弓。”拽着他到帅府后厅见郭进。

燕云道:“燕云别无他能,唯有以死报国!燕云满腹狐疑,木呆呆拿着弓。刘嶅浑身直冒冷汗,不住擦着额头上的汗,小声道:“不可多言,不可多言!”静了片刻,道:“郭进可愿发兵协助晋王剿灭天狼山草寇?

田钦道:“郭进令下官率领二十个营的军马驰援晋王。郭云一再催他开弓。他把满怀疑虑凝聚为千钧之力直贯双臂,此刻没把这张弓当成弓,把它当成朝廷的叛臣,“咔擦”一声宝雕弓被拉折了。郭云慌忙向郭进请罪,道:“父帅!都是孩儿的不是,不该叫燕云试您的宝弓,请父帅责罚!

郭进见燕云把宝雕弓拉折惊诧,少顷,放声大笑“哈哈!好个膂力出众的燕云,我帐下众将没一个张个满弓,你却把它拉折了。刘嶅不解道:“郭进也只有二十个营的一万余人,倾巢而出,西山三关七十二砦岂不空虚,契丹、北汉来犯如何——这,这不是开门揖盗吗?

田钦诡秘一笑,道:“嘿嘿!郭进何止二十个营的军马?燕云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褒奖,道:“请问都帅!圣上对你不薄,为何要辜负圣恩?

郭云惊呆,须臾,埋怨道:“你——你怎么把父帅缴获的宝雕弓给拉折了!”燕云神情呆滞,没有一句赔罪的话。刘嶅道:“那——那他有多少军马?郭云怒道:“燕云你疯了!目无尊长,胆敢这般质问父帅!是依仗晋王为你撑腰吗?给你说父帅只认圣上,不识晋王!

郭进向郭云挥挥手示意住口,道:“燕云!老夫若辜负了圣恩,你要如何?燕云道:“都帅是燕云的恩人,但都帅要反叛朝廷,燕云绝不会以私废公!

赤木晴子郭进道:“纵使你万人敌,能杀出我这都帅府吗?郭进仰天大笑,道:“哈哈!小小年纪竟如此忠勇,可敬!这是我大宋的福分呀!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赤木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