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0

类型:财经剧地区:法国发布:2021-06-13

5060 剧情介绍

5060殿下,可以这么上达天听吧”?元达催迫道:“会怎样?

妙音殿左右墙壁有四扇阴阳鱼暗门,你们走的是右侧其中一扇门叫‘鬼愁门’,右侧的四扇门都是死门,若解不开机关,地道内机关密布陷阱重重,进去的人定会粉身碎骨。赵光美喜笑颜开,心想:三哥光义你七年前的“图正大捷”比我这“横风大捷”逊色多了,看你日后如何嚣张!师兄力举千斤石闸,你们过了那道门,那门叫‘九死门’,出了九死门’你们走的蜿蜒石阶山路,唤作‘鼪愁径’。

这‘鼪愁径’就是惠广秃驴的丧身之地。元达道:“又要大话唬人。阎怀忠陪着笑脸道:“都堂(对宰相称呼)殿下,如不妥您斧正”。

赵光美笑道:“妥!不过你却遗忘了横风军的一位奇才”!张寿真道:“贫道哪敢!十日后就是一年一度锁龙山长寿寺地宫暗道机关消息锁死的日子,惠广就会请贫道上山为他破解,到时,贫道将他和他的部分一帮贼徒诱骗到妙音殿。

上差您是知道的,能活下来的恐怕就剩惠广秃驴了,再困他三天,将所有门机关全部锁死。阎怀忠一时没有揣摩出赵光美的意思不敢妄语。他只能走‘鬼愁门’,接下来他走的就是上差所走的路‘九死门’—— ‘鼪愁径’,出了‘九死门’的惠广已是精疲力竭,在‘鼪愁径’埋伏十几人就能结果他的狗命。

赵光美看着迷惑不解的阎怀忠,道“这位奇才就是你横风军判官呀!应该加上一条,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房城郡王巡查使赵光美在横风军判官鼎力协助下取得了‘横风大捷’”。燕云仔细听着,思忖道:“为何不把‘鬼愁门’也锁死,把惠广困死在妙音殿。

张寿真道:“当初贫道就是这么设计的,无法将妙音殿所有门都锁死,我道家讲的是慈悲为怀善念为本,故而网开一面,没想到如今不能置惠广秃驴死地,真是贫道的罪过!阎怀忠感激涕零急忙下跪,道“殿下恩德天高地厚,小的愿为殿下赴汤蹈火粉身碎骨”!

燕云道:“为何只困他三天?正说之间,南面路上烟尘四起,一群马队急速而来。张寿真道:“当初就是这么设置的,三天后‘鬼愁门’就可以正常解锁。

三天不吃不喝惠广定是饥饿不堪、精疲力竭。燕云道:“我等如何知晓你在锁龙山长寿寺得手?”元达把和武天真、苗彦俊等十几人从妙音殿出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赵光美大惊失色,失口道“莫——莫不是辽寇”。张寿真道:“校尉!这个不难,贫道得手后,令随从弟子放三颗信号烟花爆竹,这信号烟花不但声音大而且升空十几丈高,就是白天锁龙山下方圆十几里都能看得见。燕校尉、元上差看到信号烟花后,元上差可率率两三百人杀上天锁龙长寿寺擒杀惠广手下没进地宫妙音殿的贼徒,燕校尉率十几人埋伏在‘九死门’外的‘鼪愁径’草深林茂之处,看见惠广便上前擒杀。

元达道:“牛角挑稻草,就这么轻巧!摸摸你项上人头在吧,如果敢哄骗燕校尉,嘿嘿!后果你不会不知道!张寿真道:“能——能。张寿真道:“上差!贫道长八个脑袋也不敢哄骗校尉大人。对不懂机关消息之术的,想破长寿寺的确难,难于上青天!但,解铃还须系铃人,长寿寺的机关消息埋伏可是贫道一手设置的,破他不费吹灰之力。

元达道:“废话!解铃还须系铃人,问你怎么破?燕云静静听着张寿真每一句话,思考着每一个细节,思虑后认为他说的不会有假;道:“破长寿寺,全仰仗师叔了!

张寿真道:“校尉!贫道十年寒窗苦学奇术就想有朝一日报效朝廷,可一直苦无机会,这回蒙校尉给了贫道这个机会,贫道哪敢不效犬马之劳,已报校尉知遇之恩!张寿真道:“哦!敢问上差一行十几人怎么从长寿寺地宫妙音殿出来的?又说了一阵闲话。燕云、元达已是酒足饭饱。张寿真吩咐下人撤去桌子上残羹剩饭,献上茶水干果。

元达心存好奇,道:“张寿真你那打卦算命,不就是蒙人钱财?”燕云也不信张寿真的打卦算命,他为了诈骗钱财,把金员外一家害得家破人亡,这笔账迟早要算;现在也无别的事情,就听听他如何糊弄人。元达听到“妙音殿”三个字冷汗直冒,道:“你问这作甚?

张寿真道:“实不相瞒,有过。打卦算命,是根据人的生辰八字由八卦周易推演,很是繁琐玄妙,贫道哪有那番工夫,前来请贫道算命的,贫道十有八九在敷衍他们,骗点儿茶水钱。燕云看了他一眼。

元达道:“你不会敷衍洒家吧?张寿真道:“贫道哪敢哪敢!上差吉人天相,根本不用算。

元达道:“又在敷衍洒家!你给洒家细细算上一卦,也叫洒家开开眼界。元达会意,道:“好,洒家给你说。张寿真道:“不敢不敢!贫道不是怕八卦周易推演繁琐,一则所学只是皮毛,二则细细推演也有推演不出的。就像数数中不少题无解一样。

元达道:“张道长,洒家以后会怎样?元达道:“洒家也不认真,你就权且为洒家算上一卦,只当戏言,助助茶兴。”元达把和武天真、苗彦俊等十几人从妙音殿出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不会说出众人的狼狈相。张寿真推辞不过,道:“请上差报个生辰八字。元达道:“洒家是显德元年正月十四卯时一刻生的。片刻,元达不耐烦,道:“别故弄玄虚了,快说快说!

张寿真道:“啊啊!贫道才疏学浅,推演不出来,上差勿怪!张寿真听完,道:“上差和师兄等真实福大命大造化大,大难之后定有后福!

元达道:“别拿好话填活洒家!妙音殿的机关怎么破?元达嗔道:“你敢敷衍洒家!

张寿真眼睛微闭掐指念道着“就是甲寅年、丙寅月、丁丑日生的——张寿真道:“上差不急不急,待贫道慢慢道来。张寿真道:“岂敢呀!贫道就怕算不准。

元达道:“洒家不是说过了吗,只当戏言,你自管随便说说。张寿真道:“上差自幼家贫如洗”看着元达的脸“后来做过县衙小吏,曾经落草为寇,后得贵人相助效力于南衙驾下。

5060燕云起处并没在意,听张寿真这么一说,觉得算的不错,元达做过南衙驾下小吏,并不显眼,知道他身世底细的就自己和大哥方逊、二哥陈信,张寿真不可能知道这些,看来他还是有些八卦周易推演算命的本事。张寿真道:“以后——以后,不出五年会——会——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5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