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红尘

类型:电影剧地区:科威特发布:2021-05-06

侠客红尘 剧情介绍

侠客红尘苗彦俊原是金枪会的分部头领和魁主武天真颇有交情,侠客红尘为了使苗彦俊全力以赴擒拿武天真,赵光义不得不虑,尊重采纳苗彦俊的建议只是给苗彦俊看。他的弟弟北汉第二代皇帝刘钧更是自私自利之人,麟府有难,他置之不理,北汉一有风吹草动就请麟府火山王、佘天王相助。

红脸将军匆忙个武天真松绑,少年将军疾步上前给燕云松绑。赵光义看看欣慰的他,侠客红尘道:侠客红尘“西京府参军王显、‘飞燕’燕云、‘双锏太保’元达、‘瞻闻道客’了然、‘铁掌禅曾’瞑然、‘金毛鲲鹏’李重、‘穿云抟鹏’、‘铁拐梵客’达过、‘催命鬼’崔阴鹏、‘勾魂鬼’勾阴芳、‘青面鬼’青阴刹、‘无常鬼’吴阴钟、‘白面鬼’(独臂鬼)白阴罗,都已经分拨给你调遣,有违你将令者杀无赦。红脸将军抱着武天真惊喜交加,老泪纵横。

武天真也是泪流满面。红脸将军把武天真扶到椅子上坐下,回首冲少年将军呵斥道:“延昭你个孽畜!怎么把你表叔当作奸细捉拿!”少年将军慌忙朝武天真磕头赔罪,道:“表叔!孩儿延昭愚笨,请表叔恕罪!恕罪!记得吧本府把他们分拨给你那一天,侠客红尘就对他们重申过。

这回如果拿不住武天真,侠客红尘本府只能拿你是问。武天真道:“不知者不罪,孩子起来快起来。

这红脸将军书中暗表,他是“金刀无敌盖河东,金刀令公刘无敌”刘继业,“一枪擎天病杨衮”杨信的长子,火山王麟州州主“擎天神龙”杨崇训的亲哥哥;与兄弟并称“火山八猛”,是火山杨家将的第五代。苗彦俊道:侠客红尘“卑职若拿不住武天真,甘当军令。第三代“火山四勇”,代表人物“金刀王”杨会、“金刀神”杨衮。

话说,侠客红尘金枪会魁主“云里天尊”武天真自总坛天狼山被赵光义提兵洗劫之后,侠客红尘与徒弟孟演常带着几百喽啰浪迹江湖,和赵光义派遣追剿的“铁掌禅曾”瞑然、“金毛鲲鹏”李重、“穿云抟鹏”杨炯、“铁拐梵客”达过、“催命鬼”崔阴鹏、“勾魂鬼”勾阴芳、“青面鬼”青阴刹、“无常鬼”吴阴钟、“白面鬼”(独臂鬼)白阴罗大小百余战,互有伤亡。第四代“火山七豪”,代表人物大郎“一枪擎天病杨衮”杨信、六郎“马踏河朔六府枪挑山前十三州,转世冉闵眨眼屠胡八千八”杨羙字弘方号光霁。

刘继业是杨家将的第五代“八猛”之一的杨七郎杨崇贵,也称杨七猛。瞑然等九人怎么也无法与武天真数百人匹敌,侠客红尘瞑然使用钱财招纳江湖武林绿林大量亡命之徒与武天真周旋。

怎么姓刘呢?前文也曾交代过,当初火山王杨信与北汉王刘暠、府州擎天王‘一刀断河佘断河’佘扆三家结盟共御外辱,三人结为异性兄弟。武天真不但要对付瞑然等,侠客红尘沿路还会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剪除欺压良善的贪官污吏地痞恶霸。之后杨崇贵与佘扆之女佘赛花结为夫妇,受父亲杨信之命去了北汉,为北汉镇守天陉关防御契丹铁骑来犯。

杨崇贵骁勇善战屡挫强敌,深得北汉王刘暠喜爱,向杨信说明想将杨崇贵收为义子。杨信欣然同意。武天真也仔细打量这他,觉得面熟。

后来武天真手下只剩下八十一人,侠客红尘从燕赵之地转战到西京境内,半年间甩掉了瞑然追剿。刘暠将杨崇贵改姓换名为刘继业。少年将军是“金刀令公刘无敌”刘继业的第六子刘延昭,酷似赵光义的长子刘延平。

刘继业把大郎刘延平、六郎刘延昭给武天真、燕云介绍,武天真把徒弟燕云给刘shi父子介绍。后边的那位,侠客红尘二十多岁年纪,侠客红尘生得六尺五六身材,圆脸微黑,两弯柳叶吊梢眉,一双丹凤眼,鼻头微勾,皓齿薄唇,三缕短髭;头戴月白色风帽,插一支红绒球;银装柳叶甲,月白色战袍,腰悬佩剑。叙礼已毕。刘继业在帅府后堂为武天真、燕云设宴款待。

武天真、侠客红尘燕云师徒二人,看着后边那位暗子惊异,这不是南衙赵光义吗?他——他怎么会在这里?酒宴间,武天真不时看看大郎刘延平,看得他发怵。

刘延平道:“表叔!孩儿脸上有脏东西吧?”武天真一愣“哦!没有,没有。前边这位红脸将军,侠客红尘“嘡嘡!”几步走到帅案后坐定。像,太像了!”燕云随口道:“像得简直就是一个人。刘继业道“哦!大郎儿延平像哪个人?武天真寻思:刘继业之子大郎刘延平和赵光义长得就像一个人,但不便说明,原因赵光义是大宋的御弟开封府尹,大宋和表兄所在的北汉又是死对头,燕云又是赵光义的走吏,说出会可能会横生枝节,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道:“啊!御弟和劣徒燕云,那年在东京汴梁的一家酒馆吃酒,见酒馆的少东家的相貌酷似贤侄延平。侠客红尘后边的那位立在他身后。

他哪能与延平相比!燕云一时不明白师父的顾虑,见师父把话题岔开,思忖定有缘故,自己不便说明。少年将向红脸将军施礼,侠客红尘道:“回禀父帅!这是刚才捉到的两个奸细,请父帅审讯。

刘继业对武天真,道:“表弟怎么来到北汉境界?武天真长吁短叹,道:“唉!说来话长,‘马踏河朔六府枪挑山前十三州,转世冉闵眨眼屠胡八千八’六舅杨羙把金枪会交给愚弟,愚弟却没用守住,表兄应有所耳闻吧!”满脸惭愧,眼泪不住地流。

刘继业安慰道:“哦。红脸将军朝堂下扫了武天真、燕云师徒二人一眼,片刻,又细细端详武天真。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呀!表弟不要过于自责。武天真抹了一把脸,道:“愚弟前往三岔镇会一个紧要的朋友,被鳄鱼帮一路追杀,慌不择路,误入陷马坑。

据愚弟听六舅所言,北汉自第一代北汉王刘暠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与令尊火山王‘一枪擎天病杨衮’杨信、令泰山‘一刀断河佘断河’佘扆结盟共御外辱,就是一个幌子,为了私利一心称帝,哪管百姓死活!令尊、令泰山顾全大局,不愿揭穿他。江湖有江湖的路数,官府有官府的规矩,各有各的章法。武天真也仔细打量这他,觉得面熟。

帅堂静了一会儿,红脸将军突然道:“武元亨!身为北汉重臣的“金刀令公”刘继业也不便细问。武天真道:“表兄、表嫂一家不是镇守天陉关防御北番契丹吗?怎么来到南屏关。六郎刘延昭道:“北汉皇帝刘继元效仿石敬瑭一心要做儿皇帝,处处看契丹辽国眼色行事,父帅也没了用武之地。

刘继元听说麟府要投靠宋庭,就把父帅调到这南屏关防守。武天真一惊脱口道:“哎!”“武元亨”是他出家之前的俗名,所知人甚少。

红脸将军急忙走下来,盯着武天真,道:“哈哈!果然是表弟元亨。刘继业“啪”把桌子一拍,道:“刘延昭孽畜!主子的名讳是你叫的吗?

刘继业面色抑郁。武天真也想起来了,惊喜道:“表兄!崇贵表兄!真的是您呀!刘延昭慌忙道:“父帅息怒!都怪六儿喝多了。

武天真试着道:“表兄息怒!此番本是家宴,再说孩子也长大了,有思想,谈点对时局的看法,也是有情可原的。刘继业默然不语。

侠客红尘武天真道:“恕愚弟直言。令尊还把表兄您过继给他作义子。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侠客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