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午夜

类型:电视剧地区:卢森堡发布:2021-07-28

色午夜 剧情介绍

色午夜白段子蒙面者“哈哈!色午夜”大笑“痴人说梦!日后!你这假冒御弟赵光义的泼贼,还有日后吗!尚飞燕“哎呦!哎呦!丘龙,你不看脚的伤势如何医治拿捏”?

尚飞燕一愣似乎被骂呆了又像是骂清醒了,感觉燕云有些男人的气质,娇声道:“丘龙,我——我不该------,你哪儿去”?赵光义慌忙道:色午夜“燕风!本府就是御弟赵光义!就是御弟赵光义!身上有信物为证呀!燕云对尚飞燕没有一丝好感,完全处于报恩——报尚飞燕之父尚元仲的恩情,冷冷道:“我在门外守着,你好自安歇”。

“咣当”关上门。尚飞燕静静呆在庙里,形影相吊,若有所思,若无所思。白段子蒙面者,色午夜道:“留一点儿力气给阎王爷看吧!”挥剑朝他就砍。

狗急了还跳墙呢!色午夜更何况赵光义,逃命的本能反应“噌”地窜上身边一颗手腕粗细的青竹竿死死抱住,离地约五尺高。倏地一道黑影向尚飞燕袭来,尚飞燕毛骨悚然惊叫不已,声音发颤:“啊!啊!救命”!尚飞燕何故惊吓,且听下回分解。

且说燕云出的庙,入夜严冬异常寒冷,风雪弥漫。竹竿是有弹性的,色午夜赵光义随着竹竿荡悠出去,色午夜睁眼一看,魂飞天外,下面是一眼望不见底黑黢黢的深渊,松手就丧身深谷;不松手再荡悠回去,就成素白段子蒙面者的剑下之鬼。燕云背向庙门盘膝而坐,练习太和派内功养心御寒,片刻热气从头顶升腾,周身热血沸腾,如身在五月天,没有丝毫寒冷之感。

赵光义一横心,色午夜死也不能挨他一剑,飞吧!两手一松,眼睛一闭。突听的庙内尚飞燕惊叫,燕云急速收功推门而入,尚飞燕惊愕失色顾不得脚疼一头扎进燕云怀里惊叫不止“啊!啊!救命--------”!燕云目光机警四下搜寻庙内的异常。

“吱吱”原来是只老鼠蹿跳。欲知后事如何,色午夜且听下回分解。

燕云推开尚飞燕,道:“何必惊慌,不过是只老鼠”。且说,色午夜白段子蒙面者见赵光义两手一松就要坠下悬崖,色午夜箭步上前伸手去抓“刺啦”一声扯下一片衣衫,只见赵光义身体忽悠一声飘进黑黢黢的万丈深渊。尚飞燕闻听更加惊惧:“啊!啊!----”!

燕云道:“听清楚,是老鼠不是老虎”。尚飞燕扑在燕云怀里紧紧抓住燕云臂膀:“怕——怕,我怕老鼠呀”!尚飞燕轻蔑口吻道:“燕云,看看你这幅德行,连峻哥的一个小手指都比不上,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怎么有天地之别。

白段子蒙面者俯视万丈深渊,色午夜道:“赵光义!赵光义你不死,我就得死。荒山破庙,平日也没什么香火,庙里的老鼠打都不怕人。燕云推开尚飞燕,“呛啷啷”青龙剑出鞘,“唰唰”几剑寒光闪闪,几只老鼠毙命。

尚飞燕捂着眼睛不敢看,道:“丘龙!快,快,把它整出去”。尚飞燕看着康脏杂乱的庙内,色午夜不住的摇头,道:“我怎么就瞎了眼和你个邋遢货同行”!站了一会儿,别无选择只好将就坐在干草上。燕云用剑把几只死老鼠挑出门外,走出庙门。尚飞燕仍是惶恐不安,道:“丘龙”!

燕云也缓过来劲,色午夜把庙内柴禾干草大致归拢两堆,一堆叫尚飞燕坐卧的,另一堆拢到庙内中间用打火石燃起火。燕云本欲在门外守候,听尚飞燕唤他,道:“有事吗”?

尚飞燕害怕独自在庙里,又不好意思要燕云陪伴,道:“有——有”。尚飞燕从包袱内掏出干肉烧饼独自啃着,色午夜边吃边说:“还是峻哥想的周到,要不是他令下人为我准备这些吃的,今个儿真要饿死在这荒郊野外”。燕云道:“什么事”?尚飞燕道:“哦!丘龙,还没吃东西吧”!蹒跚移步“噗通”倒在地上。燕云把她扶到干草上。

尚飞燕道:“丘龙,把包袱递给我”。燕云背着尚飞燕走了大半天,色午夜早已饥渴交加,饥肠辘辘,没带干粮,只有忍着。

燕云把旁边的包袱递给她。尚飞燕解开包袱取出干肉烧饼给燕云,道:“吃,快吃吧”!尚飞燕吃饱了系上包袱,色午夜梳着一头黑发,斜睨着燕云。

燕云蔑视着干肉烧饼一动不动。尚飞燕道:“丘龙!是生谁的气,如果生我的气,奴家给你赔礼了!如果生燕风的气,他不是好东西你耻与他为伍,但是他的干肉烧饼不是坏东西,你不吃明日如何走得了路、如何背得了我,真的叫我冻死在这破庙里!日后怎么给我爹娘、你娘交代?快吃吧,我绝不会给燕风说,再说也不是燕风给你的,是我给你的,也是报你的恩”。

燕云早已饿得两眼昏花,真不想吃嗟来之食,但为了把尚飞燕平安送回家,又有什么选择,缓缓地接过尚飞燕手中的食物慢慢咀嚼,吃完后,给地上的火堆加上柴禾干草,柴禾干草燃烧得“噼里啪啦”响,又要出门。燕云如泥塑的呆呆坐在火堆旁边。被尚飞燕再次叫住:“丘龙!别走”。燕云道:“有事儿”?

尚飞燕忍着疼痛脱鞋脱不下来,道:“丘龙,有劳你”。尚飞燕道:“你看我着脚明天能好吗”?尚飞燕轻蔑口吻道:“燕云,看看你这幅德行,连峻哥的一个小手指都比不上,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怎么有天地之别。

你进京赶考,我爹送你的乌骓马不值三千两银子吧,你进了京城定是换了银两花天酒地寻花问柳花个精光。燕云道:“我哪里知道”?尚飞燕道:“你——你,帮我拿捏拿捏”。尚飞燕见他十分为难,劝道:“繁文缛节害死人!承认你是正人君子,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瞅着燕云没啥表情,话锋一转“哦,你,你莫不是真的心怀鬼胎”?

燕云道:“天地良心,我燕云燕丘龙行得正坐得直”!你看你兄弟燕风一贫如洗出的家门现在腰缠万贯。

你娘怎么生了你这个窝囊玩意儿”!尚飞燕道:“既然如此,你怕什么”!

燕云面色绯红,心想,雪夜孤男寡女已经很难说清楚,又要帮她拿捏脚脖,万万使不得。燕云闻之勃然大怒,指着尚飞燕道:“给我闭嘴!再敢侮辱我娘打碎你的牙!你以为我是贱骨头非要照顾你,我是看尚大叔面子!不要自我感觉太好,自以为貌若天仙,所有的男人都把你供起来”!说罢打开门出去。燕云憋了半天,道:“男女授受不亲”。

尚飞燕道:“柳下惠‘坐怀不乱’就不怕男女授受不亲!你如真是谦谦君子就不怕闲言碎语,除非你居心不良。再说就我俩知道,你我守口如瓶谁个知道?如果我的脚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肯定走得慢,恐怕误了燕伯父的祭日,不孝的罪名你脱的掉吗”?

色午夜燕云陷入了沉思,尚飞燕说的在理,两弊择其轻,只有,只有如此,道:“你,你脱下鞋袜”。燕云脸背着尚飞燕,轻轻脱她的鞋、袜。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色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