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吉

类型:时尚剧地区:厄立特里亚发布:2021-05-09

波多野吉 剧情介绍

波多野吉燕云到瀛洲都部署司催粮、波多野吉到现在的赵光美大营,王戬早就知道一直躲着不见他,怕他说出自己落魄丢脸之事。赵光义道:“哎!李大人严重了,为国保护方正贤良之臣,廷宜责无旁贷。

赵光义面似沉水,一言不发。今天该他当值,波多野吉碰上了燕云觐见赵光美,见燕云疯话连篇,心想正好将燕云赶出大营。静了一会儿,燕风道:“南衙!卑职燕风冤枉!在鼪愁径若无卑职及时出手,不但您驾前校尉燕云没了,罪魁惠广也逃走了。

卑职潜往贼巢长寿寺卧底,单等的就是那一天。赵光义道:“燕直指挥使,你有功有罪,由本府定夺,杀你一个九品末吏,不费吹灰之力。燕云对昔日的结拜兄弟王戬为人深有所知,波多野吉若不是在章州自己向晋王举荐,波多野吉他哪会有今日的威风,真是过河拆桥恩将仇报之辈,此时没有心思、没有闲暇搭理他,急忙对赵光美,道:“望殿下俯允!

赵光美仔细看他不像是神智错乱,波多野吉道:“燕云你——你怎么可能?燕风听他称呼自己“指挥使”感觉没把自己当成罪犯,但下边的话令他毛骨悚然,一时没有猜测出他意思,不敢多言。

赵光义道:“燕风你与罪魁惠广狼狈为奸嗜杀成性丧尽天良,你以为本府不知,就是你长八个头也不够砍的!暂且不说,本府问你,惠广将起居郎李孚之女李书雪弄到哪儿去了?王戬呵斥道:波多野吉“燕蛔虫!都帅殿下十万军马尚且退不了辽军,你却口出狂言,这不是明明欺辱殿下吗?燕风寻思,原来问这,那都是惠广所为与自己何干,不妨直说就是。

赵光美也觉得王戬之言有理,波多野吉脸色陡变,喝道:“燕云狂徒!该当何罪!道:“卑职曾听惠广说过,监寺禁妙卖了张果法送来的断舌女子,后来才知道是起居郎李孚的千金李书雪,惠广很是惊恐,为了安全起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把李书雪做了练太阴宫的‘材料’,而后当‘人参’食用了。

赵光义思忖着,燕风所言,与西京十阎王之一张果法的官家张二郎(陶二郎)招供衔接上了,推断不会有假。波多野吉燕云道:“恳请殿下叫小的试试。

起身抬腿就走,封赞、柴钰熙跟着出去了。王戬讥讽道:波多野吉“燕蛔虫!你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东西,也敢大言不惭!‘试试’说得好听——你分明是要叛国投敌!燕风大惑不解,赵光义就问了这一句就走了。

柴钰熙有意与前边走的赵光义拉开距离,拽拽封赞袖子,小声道:“离尘!燕风一个小小的九品芝麻官,竟敢太岁头上动土,斩杀了九位节帅的公子,若他背后没人撑腰,怎么敢!今天主公怎么不细细审问?封赞道:“柴判官!假如您的爱犬丢了,能不找吗?牢门打开,戴兴引着赵光义、封赞、柴钰熙进来。

赵光美虽然昏聩,波多野吉但观察燕云对主子晋王忠心耿耿,波多野吉珍宝美女不能夺其志,料他做不出投敌之事;道:“燕云纵使你有万夫不当之勇,前敌这数万辽军就是不动任你宰割,也要累死你!寡人念你救主心切,就不计较你大言欺人之罪,退下退下吧。柴钰熙思虑着道:“哦!现在急的不是主宫,而是燕风的主子,他一定会现身。”看看封赞走了,紧紧跟上。

这日,天子差起居郎李孚来西京巡查,赵光义闻听换上官服来到西京府正堂迎接。提审燕风,波多野吉或许能获取点儿惠广幕后之人的蛛丝马迹。李孚,四十多岁年纪,白脸短髯,瘦骨嶙峋,神态冷漠。二人叙礼已毕。

波多野吉燕风被秘密关押在西京府衙后院一处房间。赵光义道:“李大人奉旨巡视西京,定有一番赐教。

李孚道:“不敢当!圣上差下官问询李书雪一案侦破情况。赵光义命令戴兴、波多野吉马升带领十几个心腹军卒,日夜轮流看守。赵光义道:“李书雪一案,本府已经查明,乃锁龙山长寿寺妖僧惠广一伙所为。”喉间哽咽“可——可怜,令爱——李孚已闻听爱女李书雪的噩耗,心如刀割忍不住凄然泪下。

赵光义捶胸顿足,声音呜咽“都怪本府来西京迟了一步,致使令爱惨遭毒手。燕风虽然披枷带锁,波多野吉但住的条件比府衙大牢强多了,房间不小,有床、有椅子、有桌子,一日三餐也算不错,可哪有胃口。

本府已将惠广一伙正法了,还西京一个太平”令下人端来一盘三百两黄金“李大人节哀!这是本府的一点心意,略表抚慰之情,请收下。”下人将黄金放在桌案退下。燕风夜不成寐,波多野吉盘算着赵光义能否赦免自己,波多野吉当初在西京自己密室内,与王显正要吃掉柳七娘,被燕云救下,自己的行径,燕云、元达及他们手下军卒一清二楚,赵光义怎会不知?自己逃往锁龙山长寿寺直到今天变成阶下囚,赵光义为什么一直没有下发缉捕自己的明文?自被擒至今十几天不闻不问,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如果他提审自己,把西京自己密室吃柳七娘未遂之事,就说惠广给自己下了双石散,使得自己神思癫狂、心神错乱,不知所以;委屈于长寿寺惠广,是忍辱负重效仿要离刺庆忌,在鼪愁径要不是自己出手相助,赵光义的心腹爱将燕云就死于惠广之手,自己也是救燕云战惠广的功臣;再说自己在西京棒杀九大节帅的儿子“西京九阎王”,可以说朝野震动,不但九节帅没敢动自己这九品小吏的一根毫毛,就是天子也没有下旨责罚自己;为了区区柳七娘一事,赵光义会把自己送上断头台吗?如果赵光义非要自己的命,谁能救得了自己?

李孚一抹酸楚悲凉的脸,道:“妖僧惠广为祸西京岂非一日,前任知府贾彦尸位素餐,任惠广胡作非为,多少无辜百姓惨遭毒手,南衙可曾抚慰过受害者的家属?赵光义好像没有感觉到他冷峭讥讽的话语,“哈哈”一笑“本府当然比不上爱民如子的李大人,八年前李大人在西京府任过职吧!好像是功曹参军,对吧!有一个复州的陶二郎带着内人张萍娘来到西京街头卖艺,李大人你看这对夫妻生活不易,就叫你的管家颜逵把陶二郎的内人张萍娘请到你的府邸照料,但你也没忘陶二郎,派遣颜逵去‘请’他,可是找了几年都没找到。

陶二郎变成了少帅张果法的官家张二郎,颜逵也算不辱你的使命今年还真找到了他。这天燕风正在焦思苦虑,来回踱步。李孚脸色青一阵子白一阵子,安耐着激动,道:“你——你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赵光义不慌不忙,道:“李大人听不懂!哦!怪本府没说清楚。

李孚又惊又吓小心坐下,寻思:这供词烧掉有什么用,陶二郎、颜逵在他手里,叫陶二郎、颜逵再写上几百张有何难!自己的命脉牢牢被他握着,随时可以致自己于死地。刚才讲的是爱民如子的故事,接下来给李大人讲一个‘见色而起yin心报在妻女’的故事,陶二郎的内人张萍娘由你照料有啥不好,他真是不知好歹,‘恩将仇报’,他得知令爱李书雪来到西京,就偷偷抢了献给主子张果法,张果法得知令爱的身份不有所忌惮,陶二郎献计,割了李书雪的舌头卖给长寿寺的妖僧,张果法就依计行事。牢门打开,戴兴引着赵光义、封赞、柴钰熙进来。

赵光义屏退戴兴。长寿寺的妖僧不但掳掠jianyin,更是吃人的魔鬼,吃法颇多,蒸、煮、烹、炸、烤,取名‘吃人参’,可怜令爱的尸骨都无处去找!如果李大人有雅兴,本府可以带你看看人间地狱长寿寺地宫。李孚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寻思:八年前自己强抢陶二郎之妻张萍娘,派遣官家颜逵追杀陶二郎,赵光义怎么知道?可怜我的书雪!”从衣袖里掏出一沓书写字迹的纸,丢在桌案上。

李孚拿起来一张一张看,顿觉骨寒毛竖,魂飞魄散,无比的恐惧压过了失去爱女的悲痛,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往下滚,浑身发软,四肢颤抖,“噗通”瘫倒在地。赵光义坐在桌后的椅子上,封赞、柴钰熙分列两旁。

燕风端枷撩锁行跪拜之礼,道:“西京步直指挥使燕风,参见南衙。赵光义给他看的是提审陶二郎、颜逵的供词。

赵光义道:“李大人省省劲儿吧!别想了,看看这个。”准备了好几天的台词,单等赵光义问话。如果赵光义把二人供词上达天听,李孚不只是仕途就此终结,而是开刀问斩。

李孚匍匐到他的脚下,痛哭流涕,道:“求南衙!救我!救我!赵光义和颜悦色,把他扶到椅子上,道:“李大人何故于此!陶二郎刁滑奸诈之徒、颜逵狼贪鼠窃之辈,他们的供词哪能采信,你把这供词烧掉就是,切莫落到他人之手。

波多野吉这是对李孚的震慑。道:“南衙!南衙对卑职恩若再生,卑职就是粉身碎骨难以报答南衙的再造之恩!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波多野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