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的妈妈

类型:艺术剧地区:泰国发布:2021-05-09

14岁的妈妈 剧情介绍

14岁的妈妈燕云道:妈妈“师叔尽管说,燕云只当是戏言。这贼眉鼠眼的汉子是陶公的次子陶二驴,刚跑到院子中央。

盗马贼沿着山路跑不快,赵光义快跑也追不上,相隔十几丈,眼看赵光义越落越远。妈妈张寿真道:“请校尉报来生辰八字。盗马贼跑到路边山神庙前,“嗖嗖”两支利箭钉入他的前胸,尸体向山路一边山沟滚去。

赵光义飞跑过去,快到白马前,突见两个黑衣汉子手持兵刃向白马这边跑来。赵光义以为是强贼不敢招惹,趁着他们还没看见自己,赶快躲进山神庙里。妈妈燕云道:“广顺三年八月初九辰时二刻。

张寿真掐指道:妈妈“就是葵丑年,庚申月、甲辰日、辰时二刻。不一会儿,那两个黑衣汉子跑到白马边。

一个道:“哈哈!我没看错吧,这正是晋王赵光义骑的白兔骕骦马,这回真是老天爷开眼,咱俩日里寻夜里找忍冻挨饿没白忙活,总可以给都帅殿下交差了!”另一个道:“先别高兴。属牛的生在辰时是劳碌之命,妈妈庚申月青草将尽,命运不济,不过命大,每当大劫都有贵人、仇人、爱人、兄弟相助,五年后那一劫,可是要命的。谁知道射死的到底是不是赵光义,如果不是,房郡王非剥了咱俩的皮!

”眯缝着眼睛算着“咦!妈妈咦!”又算了好一会儿,急忙朝燕云倒地行跪拜大礼,战战栗栗道:“贫道有眼不识泰山,望皇子殿下海涵!“呀!咱俩赶快找那尸首吧!老天再开开眼吧,叫那被射死的就是赵光义。

说着两人连滚带爬向山沟跑去,山沟十来丈深荒草过人,再爬上来少说一个多时辰。燕云、妈妈元达大惊。

赵光义躲藏在庙里听的仔细,魂飞魄散,听的两个黑衣汉子走得远了,又躲了一会儿,探出头四下张望,小心翼翼跨上马,悄悄返回铁山谷,走到了铁山谷的尽头,叩开一家农户的大门。片刻,妈妈燕云道:“师叔起来吧!打卦算命不过是一场游戏。出来一个衣不重帛的老者。

赵光义收起惊恐之态,小心道:“老丈!小可东京人士是贩卖枣子的商客,姓晋。现在宋辽两军交兵,小可被番兵洗劫一空暂时回不了家,容小可在贵府叨扰几日,自有银两奉上。夜色沉沉,赵光义信马由缰,想想弃幽州、走檀州兵败如山倒,燕云十三州短短几天得而复失,自己率领的几千宋军被辽军杀得片甲不留,只身一人亡命荒郊野岭;想想当那不复燕云十六州绝不班师的豪言壮语,再看看当下如此狼狈不堪,还说什么与房郡王一决高下!自己还能否活着回到汴京?即使侥幸回京皇帝哥哥赵匡胤能否饶恕自己一命?越想越悲伤,忍不住放声痛哭,哭得天昏地暗,许久白马驮着他进了铁山谷肖家庄,找了一家农户家借宿,住了十几天,探听宋辽两军对峙,绝阳岭是大宋瀛洲都部署房郡王赵光美的军马把守,寻思赵光美虽然与自己争权夺利冤家路窄,但毕竟是亲兄弟,自己更是山重水尽穷途末路,他不致于如辽军一般要自己的命,只要命在就有希望,于是结过房钱饭前打马奔绝阳岭。

元达道:妈妈“张道长你算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起来吧!老者和善道:“什么贵府的、叨扰的!休说休说!世上人那个顶着房屋走,晋大官人请进请进!”把他迎进院中。赵光义道:“敢问老丈高姓。

老者道:“不敢当!小老儿姓陶。老者道:妈妈“这也是会有的,妈妈前敌两军开战,庄上的人都躲进家里不出门,老朽这把年纪也不怕个死,不会躲着不出门,也许老朽出门砍柴不在家,那骑白马汉子进了庄子。赵光义道:“陶公家中有什么人?陶公道:“小老儿的浑家,还有两个不成器孽种,十天半月回不来一次,都说中年得贵子,可小老儿我不知道是哪世造的孽,生下了两个畜生,唉!

燕云心情稍加平息,妈妈道:“这肖家庄有多大?布裙荆钗的陶婆从屋中出来,道:“老东西哪有做爹的当着贵客这么辱骂自己儿子的。

”随即向赵光义施礼。老者道:妈妈“肖家庄可不小方圆百十里七八百户人家,妈妈除了半山坡上有几十户人家,其余的都住在山坡下的铁山谷,那里地势平坦好去处,铁山谷三面都是百十丈悬崖峭壁,进出只有老朽门前这一条路。陶公责怪道:“养儿不教如养猪,都是你平日里娇惯的!陶婆道:“看在贵客的面子不跟你争,老糊涂!还不快些给贵客打扫房间。陶公夫妻忙着给赵光义打扫东厢房。

赵光义走进院中看茅室土阶,想这定是贫寒之家。次日一早,妈妈燕云付过银两下了山坡进肖家庄寻找晋王。

临近铁山谷尽头除了陶公家就两三户人家,很是僻静,赵光义很是满意,每日三餐有陶公夫妇准备,房间简陋粗茶淡饭,比起以往亲王吃住真是天悬地隔,落入如此境地哪还能挑剔,天天苦思焦虑,忧思如何逃出房郡王魔爪平安回汴京之策,每当陶公夫妇出外归来,他都细细打听外边的消息,听的有几拨三三两的陌生人进肖家庄打听寻找什么人,免不了心惊肉跳,但故作镇定不漏声色。陶公道:“晋大官人!那些陌生人是不是在找您?妈妈话说“金毛狮子”张曝旸绝阳峰替主子晋王赵光义殒命。

赵光义浑身直冒冷汗,平静道:“我一个身无重金的客商怎会惹来许多人。陶公道:“对呀!起处老儿以为他们是找晋大官人的,他们翻山越岭来着穷山恶水的山旮旯找一个床头金尽的客商划不来呀。

赵光义尽量神色自若,道:“老丈没人问您吧?白兔骕骦马驮着晋王赵光义望沿着山坡右道狂奔,辽军喊杀声越来越远,跑了十几里山路,早已听不到辽军喊杀声。陶公道:“没人问小老儿我,就是问了小老儿也会照大官人叮嘱的‘没见过’!您就放心吧!哦,既然不是找您的,为何这般谨慎?赵光义道:“哦!小可是怕讨债的寻来。

”突然闯进来一个身材瘦小贼眉鼠眼二十多岁的汉子,一把抢过陶婆手中的银锭,喝道:“老不死的!每次回来都他娘的哄骗小爷,哭穷没钱没钱!这银子哪来的!”望屋外跑。陶公道:“晋大官人借了多少钱,惹的债主追到这儿催逼。夜色沉沉,赵光义信马由缰,想想弃幽州、走檀州兵败如山倒,燕云十三州短短几天得而复失,自己率领的几千宋军被辽军杀得片甲不留,只身一人亡命荒郊野岭;想想当那不复燕云十六州绝不班师的豪言壮语,再看看当下如此狼狈不堪,还说什么与房郡王一决高下!自己还能否活着回到汴京?即使侥幸回京皇帝哥哥赵匡胤能否饶恕自己一命?越想越悲伤,忍不住放声痛哭,哭得天昏地暗,许久白马驮着他进了铁山谷肖家庄,找了一家农户家借宿,住了十几天,探听宋辽两军对峙,绝阳岭是大宋瀛洲都部署房郡王赵光美的军马把守,寻思赵光美虽然与自己争权夺利冤家路窄,但毕竟是亲兄弟,自己更是山重水尽穷途末路,他不致于如辽军一般要自己的命,只要命在就有希望,于是结过房钱饭前打马奔绝阳岭。

铁山谷到绝阳岭多是崎岖盘山路,赵光义骑着白马走了十几里,心事重重,马又走的缓慢,搬鞍下马,坐在山路边歇息,那白马吃着路边的枯草。赵光义道:“不多不多,只怪小可胡思乱想,只要老丈您对任何人都不说小可住在您家就好。陶公道:“晋大官人尽可放心,老儿和浑家牢记在心绝不会说出去。陶公慌忙跪倒,惊慌道:“受不起,小老儿受不起!

赵光义道:“权当小可叨扰这些天吃住之费,临走之时还会有银两相送。赵光义想着与房郡王赵光美见面是何等的尴尬,他定会不及情面嘲讽自己:二哥给你的十万大军被番兵杀得荡然无存,丧权辱国,皇室颜面被你丢尽,有何面目苟活于世!贪生怕死之辈,耻辱!耻辱!大宋的耻辱!你丢人现眼的废物死有余辜!-------“咴儿咴儿”一声马嘶大破了他的思绪。

正在失魂落魄的他没有留意身边的白马,白马被路过的盗马贼骑上就望绝阳岭方向跑。陶公道:“那用得了这么多。

赵光义取出一定十两银子送给陶公。赵光义起身就追。赵光义执意请他收下,他盛情难却只好拿在手里。

赵光义急忙回到草房内,心急如火,那帮进庄的陌生人定是受房郡王之命前来取自己性命的,听陶公所言铁山谷肖家庄只有上绝阳岭一条出路,房郡王定会派遣重兵把守这条路口不久就会令乔装打扮的精锐军卒进铁山谷肖家庄挨家寻找,我命休矣!正在寻思,听的屋外人生吵杂,慌忙提上佩剑走近窗口向外窥视。陶公捧着银子回到自己房内激动不已。

14岁的妈妈陶婆更是喜出望外拿起丈夫手中的银锭,道:“老天奶奶呀!真是祖坟冒青烟了,陶家几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雪花花的银锭。陶公、陶婆一个怒一个哭,追出来。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14岁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