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8

类型:星座剧地区:新加坡发布:2021-04-11

7788 剧情介绍

7788柳七娘道:“不会。燕云面对母亲的追问,不好把自己内心的压抑和盘托出使母亲过度操心、焦虑,还是回避敷衍:“娘!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孩儿现在只是白身没有功名,怎敢为家”?

云儿武功精耕猛进,你作亲叔叔的不高兴!不要总想着咱们的面子面子,面子难道比云儿成才还重要”?燕叔达愣了片刻摸着头恍然大悟“咦!对呀”!当初尚大哥叫七妹作云儿与飞燕的媒人,云儿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云儿怎么可能为飞燕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燕云所学的太和派武功属于内家功夫,与“八仙”的外家功夫有所不同,以练气为主,以气驭劲,讲究内修,养气定心,心不胡思,意不外驰,气不轻浮,神不乱游,气不鹜,心不惊,以静制动,后发制人,随人则活,由己则滞。

燕云性格内向,好静不好动,具有学内家功夫的天资。内敛的个性与所学的内家功夫主旨身神统一柔静为先浑然天成,然而内家功夫练成较外家缓慢,武天真将一身的本事五年间全部传给燕云,学习量庞大,五年间不仅学太和武功还要习文还要学“八仙”的外家功夫,虽然燕云天资好兼勤奋刻苦,但太和派的上乘武学“混天太极掌法”、“混元少极剑法”仅算得上十成之一、二,要想临阵制敌还要不少年月的修炼,但内功不输于“八仙”之类的高手,轻功有过而无不及。燕叔达道:“就算是。

那他怎么投奔兲山派屠夫行魔窟,他说不清楚,洒家还是要他的命!尚家后花园燕叔达与燕云过招,燕云是偶有所发,要想全凭当时所学太和派功夫赢燕叔达的机会渺茫。

太和派的武学,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靠勤奋,靠悟性,靠成年累月的练习。燕云把鱼龙县尚元仲谋杀一案自己百口难辩,被结义大哥代理县令方逊私自把自己放走亡命江湖,在范家酒肆被 “墨州范财神”范鸿德的十几个恶奴苦苦相逼大开杀戒,走投无路权借兲山派屠夫行落脚,原原本本诉说一遍。五年间,“八仙”起初教授不得法,八个人轮流执教,尚杌、燕风、尚权、尚飞燕学的内容庞杂,往往事倍功半,后来由徒弟们自行择师,尚杌跟二侠钱卓通学功夫,燕风、尚权、尚飞燕跟六侠萧岱英、七侠柳七娘学功夫,还学吹弹歌舞、琴棋书画、踢球打弹、品竹调丝。

燕叔达道:“杀得好杀得好!可是入了屠夫行怎么——怎么能洗得清?可当时不入屠夫行又怎么保全性命?唉!五弟、七妹你们看怎么断?四个徒弟属燕风出类拔萃,千伶百俐天资聪慧,师父的武功学之十成有九,吹弹歌舞、琴棋书画、踢球打弹、品竹调丝也颇有气象。

尚杌朴拙厚道性格与燕云相像,所学功夫只是健体防身,却是理家的好手,帮助父母料理庄院的事情。柳七娘道:“云儿入屠夫行实属不得已呀!五哥你说呢?

尚权、尚飞燕家里条件优越相比燕氏兄弟属于纨绔子弟,读书、习武只学个皮毛,尚飞燕的吹弹歌舞、琴棋书画、品竹调丝倒是造诣不凡。苗彦俊愁思道:“莫谈它了,江湖上哪有绝对的对与错。燕云跟五侠“落叶书生”苗彦俊学剑法、拳脚功夫,有武天真传授的内功的基础,习学外家功夫得心应手。

尚杌、燕云、燕风、尚权、尚飞燕虽然选择了师父,期间只要想学有精力仍可向“八仙”别的侠客学习。“八仙”知道武天真暗里传授燕云太和派武功也不说破,对燕云来不来学艺也不强求,燕云来去随便。三侠燕叔达教习燕云拳脚功夫,二人对练,尚元仲立于一旁观瞻。

柳七娘道:“五哥所言极是!咱们和云儿多少年没见了,走寻个酒肆好好叙叙旧。武天真乃当世奇才,不仅有炉火纯青的太和派武功,还有疆场争杀的本是,马上步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长兵器刀、枪、棍、戟及弓箭习射的武艺也教给燕云。光阴荏苒,转眼又是一年。

燕云不负所学考中了文武双举人,谢氏喜出望外,武天真、“八仙”无不欣喜,尚元仲在归云庄张灯结彩大摆筵席欢庆三日。两手抱昆仑,太乙运周天-----”随即武天真把太和派内功三十六段心法传授给燕云’”。武天真见燕云学业有成向“八仙”、谢氏、燕云此行,众人再三挽留不住,临行在谢氏敬请下为燕云、燕风取了字,丘龙、峻彪。赠燕云一柄碧月青龙剑并告诫一番“云儿!今后无论行走江湖还是步入官场,要择善而从心存侠义,善不可失,恶不可长,切勿抑善助恶为鬼为蜮,为师定不轻饶”!燕云连声诺诺。

在燕云读书休息时间武天真将太和派的内功、轻功、拳法、掌法、剑法倾囊相授,从浅到深,由易入难,燕云在不知不觉中学到了太和派的武功,不是为学而学,是休息,是消遣,学的轻松,对燕云读书及学习“八仙”所授的外家功夫大有益处,尤其是太和派的内功,启迪心智、开发潜能。燕云十里相送,师徒酒泪而别。

武天真离去后,燕云每日披星戴月习文练武从不懈怠。太和派的内功打坐吐纳对练习者可以部分代替睡眠,燕云夜眠前从练打坐吐纳半个时辰慢慢到两个时辰。一日,燕云正在窗下读书,谢氏步履轻快,眉开眼笑:“云儿!云儿!咱家真是双喜,不对,是三喜临门呀”!燕云一直都是心事重重表情严肃,看到欢天喜地的母亲敷衍道:“不就是个举人吗”!谢氏嗔怪:“不许胡说!不就是个举人吗!这鱼龙县才几个?文武双举人除了我儿还有谁”!

“喜不是过去了”。岁月如梭,光阴似电,转眼五年过去了,燕云已长成七尺多高的汉子,相貌堂堂,国字脸面色黑黄,不苟言笑,善良与忧心、耿直与刚毅挂满脸上,鼻直口方,剑眉紧锁,双目似剑,菱角嘴,厚嘴唇,沉默寡言。

“不许胡说!不许再说这不吉利的话,什么过去了,咱家的喜事才刚刚开始”!燕云附和着:“对!才开始”。归云庄尚家后花园。

谢氏转怒为喜:“开始,开始!你知道啥喜事儿吗”?“娘不说,孩儿哪知道”?

“飞燕怎么样”?天高云淡,秋高气爽,那丛丛簇簇的菊花傲然怒放,千姿百态,色彩斑斓。“孩儿哪知道”?“哪知道!哪知道!读书都读傻了,你咋就不知道”?

如今功名未就,父仇未报,自己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母子三人仍寄寓尚家,羞愧之际,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孩儿真的不知道她怎样”。三侠燕叔达教习燕云拳脚功夫,二人对练,尚元仲立于一旁观瞻。

燕云和燕叔达拆了三十多招,燕叔达不住叫好“行,好小子,叔叔没白教”!燕叔达要试试燕云的学艺一招比一招紧、一招比一招猛,“乌龙出洞”、“横打金刚”,燕云用“微风扶杨柳”拆解,双掌贴服燕叔达铁臂往侧一带,燕叔达拳力被卸失去重心一个前跌险些倒地。谢氏看着燕云迟钝的表情也不再卖关子“你尚大婶托你七姑(七侠柳七娘)说媒,把飞燕许给你。这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儿”!谢氏瞪目哆口须臾摸摸燕云额头道“云儿,该不是中邪了”!燕云看着受惊的母亲“没,没有”。

“那你这是怎么了!飞燕那模样身段就是全真州也找不出第二个,吹弹歌舞、琴棋书画、品竹调丝样样精通,真个是色艺双全。燕叔达赫然而怒“老牛鼻子,说话不算数!云儿这招式哪是我们的路数。

大哥,走找他讨个说法”。我儿更是仪表堂堂玉树临风文武双举人,你俩这叫郎才女貌天设地造的一对儿”。

燕云听罢不由自主丢掉书本腾的站起来。其实尚元仲三年多前就知道武天真暗自传授燕云太和派的武功,只是不说破而已,今天看着燕叔达大发雷霆,得说句话,把燕云支走,对燕叔达道:“三弟!息怒。燕云听尚大婶提亲为何茫然失措。

六年前,墨吏靳铧绒将燕家害得家破人亡,父亲、叔父皆死于那狗官之手,复仇的火焰在幼小的心灵熊熊燃烧,一刻也未曾熄灭,背负血海深仇不敢丝毫懈怠,读书、习武悬梁刺股几乎达到自虐的程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习武,渴望着一天凭借一身的本领争个功名笏袍加身,以朝廷的法度顺理成章将那狗官绳之以法,报仇雪恨。而今刚刚考中举人,举家白丁没有官宦出身,没有出仕的资格,为官做宦还遥不可及,报仇雪恨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7788整日无不殚精竭虑读书、习武——读书、习武。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