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紫曦和穆景天免费阅读

类型:原创剧地区:韩国发布:2021-03-06

夏紫曦和穆景天免费阅读 剧情介绍

夏紫曦和穆景天免费阅读曦和前来祝寿的都是皇上赵匡胤登基坐殿发迹之前的故交。赵光义、武天真各自伸出手掌相击。

赵光义淡淡道:“这剑,本府还有用,你们都退下吧。霸府八翼,穆景次相刘熙古、宰相赵朴、翊相李处耕、枢相沈顺宜、次相吕瑜庆、枢密承旨王稔钐、计相楚召璞、归德节度使张彦柔。崔阴鹏把剑放到书案,本想得到主子一番褒奖、高额巨赏,没想到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厅内只有赵光义和武天真。赵光义拿起剑鞘把太阿宝剑抽出半截,端详片刻,又插入剑鞘,叹道:“真是一柄好剑,可惜呀!在本府手里也只不过是装点门面,真是珍珠暗投;若在武真人手里那就不同凡响了,哈哈!小则剪恶除奸,行侠仗义,大则统领金枪会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赵匡胤的十七位结拜兄弟,天免按年龄大小顺序是,天免长兄镇国公李业(字延绩)绰号“银矟霸王”、三弟静天郡王慕云(字化龙)、四弟镇天郡王韩乾(字嗣坤)、五弟翊天郡王王珺(字仲琪)、六弟“转世冉闵”金枪将杨美(号光霁)、七弟佐天郡王石远(字彦钊)绰号“昆刀令王”、八弟悍国公党跃(字汉超)绰号“撼山嬴荡”、九弟佑天郡王驸马高用(字怀德)绰号“银枪令王”、十弟佐国公赵旌(字焰麾)、十一弟佑国公张霄(字光汉)、十二弟龙亭侯罗玠(字彦珪)、十三弟虎亭侯王登(字彦晟)、十四弟南亭侯刘坤(字守众)、十五弟西亭侯刘恩(字卿义)绰号“铁矟齐霸王”、十六弟北亭侯刘逊(字庭让)绰号“大刀并高昂”、十七弟解亭侯王贞(字正重)、十八弟东亭侯韩赟(字崇瑾)。

杨崇溯、费阅武天真跟在杨六郎身后。武天真横眉怒目,道:“呸!赵光义恶贼!士可杀不可辱,今日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痛快点儿!少要啰嗦!

赵光义“哈哈”大笑,道:“杀你——用得着我这个当朝三品大员吗?你武真人是什么人,剑胆琴心文武全才,本府思贤若渴,杀你——实在舍不得。众人一一献上寿礼,夏紫给杜太后行拜寿礼,作祝寿词。武天真推测着道:“你想招安我,叫我做你的鹰犬爪牙?呵呵!你枉费心机白日做梦,我与你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用得着白费口舌吗!赶快杀了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再找你报仇雪恨!

赵匡胤结拜兄弟的老八党跃、曦和老十二罗玠都是粗人,作不了祝寿诗,一个个往后躲。赵光义道:“武真人你啥都好,就是这点江湖脾性不敢恭维。

动不动吹胡子瞪眼拍案而起,打打杀杀,仅凭一个‘打’、一个‘杀’就能剪恶除奸替天行道?还想速死,容易——容易,本府成全你不难。“哎哎!穆景八哥、十二哥还往后躲,踩着俺的脚了。

你以为这是舍生取义?哈哈!金枪会前魁主杨令公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把偌大金枪会托付给一个背恩弃义之徒!给娘祝寿,天免又不要你的命,躲啥呀!武天真怒目圆睁,咆哮道:“赵光义天贼!贫道素来以‘义’字当头律己修身剪恶除奸,在你这天贼眼里怎么就成了背恩弃义之徒?

赵光义慢条斯理道:“等你到了阴曹地府自有杨令公给你解释。”向堂外“来人!将罪魁武天真拉出去枭首示众。子夜,西京府后堂灯火通明。

费阅这说话的人是赵匡胤的结拜兄弟老十三王登。”从堂外进来两个衙役拉着武天真往外拖。武天真大叫:“赵光义如不讲明,贫道死不瞑目!

赵光义冲衙役挥手示意,衙役丢下武天真退出大堂。夏紫不必多言。赵光义道:“杨令公杨光霁对你恩重如山,把金枪会魁主之位连自己亲儿子都没传,传给你,你却把金枪会给断送了,动不动言‘死’!你有何颜面和杨光霁在九泉之下见面!武天真顿时捶胸顿足,放声痛哭,许久止住哭声,眼里布满血丝,仰天道:“都怪武天真无能使得金枪会土崩瓦解支离破碎,杨魁主!武天真只有以死谢罪了!赵光义来吧,看看贫道是不是畏刀避剑之辈!

曦和蒋鹏被顶的一时不知怎么说。赵光义道:“杨光霁,杨光霁!‘马踏河朔六府枪挑山前十三州,转世冉闵眨眼屠胡八千八’何等的威名,最终真是有眼无珠,把金枪会传给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武天真求死不能,被他数落的方寸大乱,静了一会儿,道:“贫道已是你的阶下囚,嘲讽的瘾过够了吧!片刻,穆景副卫主“双头狼”孙定,穆景道:“魁主说的不错,但我独立卫七十多弟子追随魁主多年,也跟魁主学了不少太和派武功,也算得上太和派的俗家弟子,孟演常也是我独立卫的师兄,师弟们搭救师兄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儿,望魁主成全我等!赵光义眼睛一瞪,道:“武天真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剑客,匹夫之勇。本府堂堂三品大员闲来无事奚落一个阶下囚,把本府当成江湖混混!武天真被他说得云山雾罩,推测不出他的真实意图。

赵光义看着一脸茫然的他,道:“你不是崇尚‘义’吗?本府就从‘义’字说起。蒋鹏忙道:天免“对!对!

本府当年提兵清剿金枪会巢穴天狼山,你对本府恨之入骨。本府为了大宋社稷的大义责无旁贷,哪朝哪代允许百万之众的民间武装存在,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武天真看看一脸诚挚的蒋鹏、费阅孙定,费阅如再要推辞,一则辜负了他们一片诚心,二则怕纠结不休耽误了搭救孟演常;道:“既然如此,那就随贫道一同潜往西京营救孟演常。

你金枪会的百万弟子做的都是‘保境安民抵御外辱、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行径吗?有多少金枪会弟子依仗金枪会的威势做着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勾当,你身为魁主高高在上也不会不有所耳闻,江湖武林绿林帮会林立,又有哪个帮会敢锄强扶弱为民除害,和金枪会为敌!本府清剿天狼山算不算为民除害?算不算为金枪会清理门户?非常之时必用非常之法,两军开战,本府若一一甄别成千上万金枪会弟子或善或恶,恐怕早已被金枪会弟子剁成肉酱了,误伤、误杀一些清白的金枪会弟子也在所难免。本府为社稷‘大义’错了吗?再说你崇尚的‘义’,锄强扶弱除暴安良,杀贪官除恶霸也没有错,这也正是朝廷所要做的,两者的‘义’不能不说殊途同归,既然如此,咱们为何不能联手,使得贪官污吏恶霸豪绅无处藏身。

武天真道:“自古官府与绿林冰炭不同炉日月不同明,再说你堂堂三品要员要想锄强扶弱除暴安良,也用不上贫道相助。蒋鹏、孙定操起兵刃,道:“魁主!咱们快走吧。赵光义道:“迂腐只见。凡事要通晓变通,通权达变。

赵光义道:“空口无凭”。比如本府被盘根错节关系所牵制无法将一个大奸大恶之徒绳之以法,这就需要像武真人这样肝胆侠义之士替天行道,夜黑风高之时取奸恶之徒首级于无形。子夜,西京府后堂灯火通明。

赵光义端坐书案后。武天真斟酌良久,道:“贫道与沾满金枪会兄弟血的刽子手握手言欢,贫道怎能对得起死去的金枪会兄弟们?赵光义道:“此言差矣!你与本府冰释前嫌,一明一暗锄强扶弱除暴安良,不仅对得起死去的金枪会弟子,更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前魁主杨光霁。武天真思虑半晌,道:“如何联手?

赵光义看着回心转意的他,道:“很简单,你不能再与官府为敌,本府不会再派人追杀你们,你自去收拾金枪会残局行侠仗义杀贪官除恶霸。“五鬼”“催命鬼”崔阴鹏、“勾魂鬼”勾阴芳、“青面鬼”青阴刹、“无常鬼”吴阴钟、“白面鬼”(独臂鬼)白阴罗眉开眼笑,押着披枷带锁的武天真来到堂上。

崔阴鹏捧着缴获武天真的裁云太阿宝剑,得意道:“回禀主公!金枪会罪魁武天真拿到,请主公发落。你、我如需要对方相助之时,可传信,都应鼎力相助。

你是金枪会的一面大旗,你若一死,这面大旗彻底倒了,金枪会彻底飞灰湮灭,金枪会百年基业就要毁在你的手里了!你怎么面对历任魁主的在天之灵!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武真人三思!这武天真的剑能否赏给小的,留个擒贼的留念?相助之事当然是正义的。

武天真心情沉重,思忖:联手的条件利大于弊,应该是赵光义想放自己一马、放金枪会一马,但自己是阶下囚,怎么想怎么像是城下之盟,为了金枪会大业、为了前魁主杨光霁重托,不得不忍辱负重委曲求全;道:“贫道答应与你联手。赵光义道:“君子一言。

夏紫曦和穆景天免费阅读武天真道:“驷马难追。武天真道:“击掌为誓。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夏紫曦和穆景天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