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芙洛

类型:高考剧地区:斐济发布:2021-03-02

罗芙洛 剧情介绍

罗芙洛杨延扆舞动金枪杀出重围,罗芙洛十几员番将死在他的抢下,回头看身后只剩扬升一人。萧云燕道:“哦!什么喜事?

根本不会想燕云会溜走,到手的荣华富贵,哪个会嫌烫手。原路返回横戎山已不可能,罗芙洛吐谷浑国大军重重把守。道:“王爷请便!小的慢慢往前走。

燕云道:“好!我马上就赶上。”翻身下马,牵着马做出找僻静之处的样子,走着走着,不见萧云燕马队的影子,就往反方向走,回头看看没有萧云燕的军卒。杨延扆只好绕道阻龙山返回,罗芙洛路上撞上黑熊把主仆二人的马匹吃了。

黑熊紧追杨延扆、罗芙洛扬升不舍。认蹬扳鞍翻身上了马,在马的后胯狠打了一鞭子,这匹马四蹄蹬开,往起凤镇如飞而去,眨眼间消失在暮色中。

他对主子南衙赵光义深深感到内疚,南衙吩咐的差事:带武天真到三岔镇,面见南衙交差。杨延扆、罗芙洛扬升与猛兽黑熊展开厮杀。可自己一直没到三岔镇,也不知道师父武天真到没有到三岔镇,见没见到南衙?就算武天真见到了南衙,可自己毕竟没有到,这差事也等于没有办好!

别说杨延扆经过一番厮杀,罗芙洛筋疲力尽,就是精力充沛之时,也未必杀得了黑熊,只好逃命。燕云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三岔镇面见主子交差。

哪知道,他的主子南衙赵光义,就被囚禁在萧云燕所去的辽国天德关。扬升道“------俺家少王爷武艺高强人称‘追魂太子’,罗芙洛一条金枪神出鬼没,罗芙洛死在他枪下的番将,数都数不清,要不是经过前番大战,早把黑熊给结果了。

萧云燕在帐御亲军军史耶律景泽率领亲军护驾之下,jin了天德关下榻的行宫,还没来得及沐浴更衣,发现不见了救命恩人御弟天齐王燕云,雷嗔电怒,下令把军史耶律景泽斩了。赵光义听他诉说,罗芙洛思虑着:罗芙洛见不到火山王杨谕,就打听不到花一萍的下落,这一趟就白来了;火山王杨谕老窝丢了,身处险境,见他之后,自己能否安稳回到中原,未可知也;打听不到花一萍的下落,就挖不出她幕后的黑手,自己就永远跳不出她幕后黑手的手心。两个亲兵急忙上前,把耶律景泽抹肩头拢二臂,单三扣双三扣连环扣捆了个结结实实,就往外拖。

耶律景泽跟随主子萧云燕不是一天两天了,摸准了她的脾气,主子要杀你,啥也分辨就等着挨刀,分辨了,杀的就是三族。这时帐御亲军右阁领韩穰在两个军卒搀扶下,颤颤巍巍jin了行宫,见她要杀耶律景泽,急忙道:“陛下!陛下!刀下留人。他哪会催打坐骑,越走越慢。

道:罗芙洛“少王爷真是少年英雄,虎父无犬子呀!火山王父子真叫小可仰慕,小可愿意护送少王爷到横戎山。”两个亲兵见韩穰为耶律景泽求情,停下了。身为大辽国皇后的帐御亲军右阁领韩穰,怎么这般模样?话说他与皇后萧云燕射猎打赌,看谁she猎物多,没想到皇后萧云燕失踪了,吓得魂飞魄散,急令手下分头去找,一天找不到杀一个去寻找回来的亲兵,以连杀了五个。

这些天他也带着亲军去落凤山寻找,毫无结果,于私萧云燕是他昔日的情人,与公是大辽国实际国主,萧云燕找不到,自己都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一连三天下来,出动了上万军兵上落凤山寻找,可萧云燕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帐御亲军军史耶律景泽率领手下,罗芙洛急忙拜见大辽国天齐王萧云。韩穰精神崩溃了,看看无望,悬梁自尽好几次,都被亲随军卒救下来,急火攻心一病不起,水米不进。闻听萧云燕回来了,高兴的都快疯了,一骨碌爬起来,可浑身无力走不动,在两个亲随军卒搀扶下来到萧云燕的行宫。

罗芙洛萧云燕把蟠龙九光连城璧玉牌给燕云戴在脖子上。萧云燕见他这个模样,知道一定是为自己折磨的。

许久不见,都有千言万语要诉说,但现在不是时候。罗芙洛耶律景泽及众亲军无不惊肃。道:“韩爱卿!帐御亲军军史耶律景泽把朕的救命恩人御弟天齐王燕云弄丢了,没杀他九族,对他也是开天恩了。韩穰推断萧云燕这几天一定发生许多惊心动魄是事情,杀御帐亲军军史耶律景泽自有她的道理,但一个御帐亲军军史选拔历练出来太不容易了。他是带过兵的人,深知此理,想能否救下耶律景泽一命。

道:“耶律景泽对陛下的旨意敷衍塞责,致使陛下的救命恩人丢了,该杀!但杀了他,陛下的恩人也不能即刻出现在陛下的面前,何不令他去寻找,找不到再说!天近傍晚,罗芙洛萧云燕把起凤镇的事情处理完毕,起驾向天德关进发。

萧云燕道:“就依韩爱卿的吧!”这是韩穰为耶律景泽求情,要是换一个人,不但耶律景泽的命保不了,求情的人也别想活命。萧云燕把眼前的的事情简单处理过,在亲卫使韩修茹等宫女扶持下,jin内室沐浴梳洗。萧云燕的帐御亲军腾出两匹尚好的战马给萧云燕、罗芙洛燕云骑。

萧云燕经过两世为人,劳乏不堪,一连两天只顾休息,万事不问。第三天,把帐御亲军右阁领韩穰单独召jin行宫,问起燕云谁否找到。

韩穰道:“回禀陛下!耶律景泽带领亲军去起凤镇日夜寻找,末将把天德关的军兵也派出去寻找。燕云边走边想,这要到了天德关,再想脱身可就困难了。萧云燕阴沉着脸,道:“朕要的是结果!韩穰道:“对!对!天齐王燕云是山野之人,无钱无势,贼人不会打他的主意。

萧云燕道:“平身平身!你我不需这些繁文缛节。再说一个山野之人,有救驾之功,又被封为天齐王,大辽立国还无前列,放着几辈子也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他也不会逃吧?说不定哪一天,他自己会来找陛下。他哪会催打坐骑,越走越慢。

一个帐御军卒见他的马走得慢,道:“王驾千岁!身体不适?萧云燕听了他的开心话,还是有些焦虑,轻轻捶着额头。道:“韩穰!你我名为君臣,实为益友。韩穰道:“末将哪敢不从命?

接着萧云燕谈了与韩穰离别后发生的事情:身陷枯井、巧遇燕云、被燕云搭救等经过。燕云道:“哦!哦!我要肚子疼。

你们先走,我出恭(上厕所)后就马上追赶过去。说到惊险之处,惊得韩穰恸哭流涕。

可不能用好听的填货朕!寻找燕云,耽误不得,你要费心呀!军卒心想,这方圆百十里除了大辽国的大军,就没有别国的,哪会有什么不测。萧云燕也是泪水潸然。

韩穰捶胸顿足,涕不成声,道:“都——都是末将的——疏忽,致使陛下身陷绝境,末——末将是大辽国的罪人,罪——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萧云燕手持锦帕给他擦拭着脸上的眼泪,哽咽道:“不要过于自责,也怪朕大意,唉!这都是天意呀!好在这都已经过去了,你得振作起来,如今咱大辽国内外都不太平,皇上把辽国大政几乎都委托于朕,这担子可不轻!你要分担些呀!

罗芙洛韩穰“噗通”跪下“陛下吩咐,末将万死不辞!韩穰站起来回到座位,道:“有一件天大的喜事,末将向陛下禀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罗芙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