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艳丽

类型:生活剧地区:摩洛哥发布:2021-03-02

郑艳丽 剧情介绍

郑艳丽酒酣耳热之际,郑艳丽陈信道“我们兄弟除了三弟都是武举,咱们依次以武助兴如何”。贾素、柴钰熙惊得目瞪口呆。

王刺史十分气恼,寻思:契丹十万雄师尚被杀的片甲不存,我这小小檀州厢军不过两千还不够宋军塞牙缝的!檀州所依仗的左家父子、八千军马,全被耶律铁罕折腾光了,一个早已吓破胆的耶律石根本指望不上,一座孤城兵微将寡,耶律化吉、燕王的亲随个个逃命,自己能做这替死鬼吗!随对耶律石道:“这檀州还有一千厢军,全归将军提调,檀州安危全仰仗耶律将军你了!马喑知道自己口吃也不多说,郑艳丽起身操起秋水雁翎刀武了起来。耶律石闻听吓得面无血色,差点没瘫到地上,慌忙道:“王——王刺史,某家担当——担当不起!

王刺史道:“那咱们都做虢茂的刀下之鬼吧!耶律石急忙道:“也许——也许还有良策。接着方逊持烈焰青锋剑、郑艳丽陈信持一双十三节葫芦鞭、张靐持青龙偃月三亭刀、元达持一对四棱镔铁锏各演练一遭。

燕云借着酒兴抽出碧月青龙剑,郑艳丽练起了太和派的“混天太极掌法”法,招式徐缓,练了十几招,兄弟们除了封瓒都大笑不止。王刺史道:“都到这等田地了,还谈什么良策,还是各自准备上好的棺材吧!”说罢要走。

被他一把拽住,道:“不不不!范王十万精兵尚不能保全,我等不能不能坐以待毙!”王刺史没兴趣,还是要走。王戬笑得前仰后合“七弟!郑艳丽七弟!这是——这是纺棉花吧,是哪个师娘、师姐教你的”。耶律石按耐不住,道:“只有开成纳降才是良策!”看看燕王耶律铁达的尸首“咱们把这份见面礼给大宋晋王奉上,不说荣华富贵,保一条命还是没问题的。

燕云似乎被兄弟们笑傻了,郑艳丽收了剑势呆立片刻感觉王戬的话不是滋味儿“那位兄弟陪俺走几招”。王刺史就逼着他说出这句话,道:“将军果然文武全才,大宋晋王定会重用。

次日清晨,王刺史带上檀州军民户口、册籍、仓库钱粮文薄,耶律石带着燕王耶律铁达的人头及檀州僚属一行百余人来雄州乞降。郑艳丽王戬仍笑个不止提起白虎剑跳起来“六哥陪你玩”。

晋王正在帅帐同帐下文武官吏议事,闻听檀州来降大悦,吩咐下属置酒管待。方逊怕文弱的燕云不敌失了武举的面子急忙止住“不比,郑艳丽不比了”。酒宴间,晋王对耶律石道:“耶律将军弃暗投明两次降宋,孤王本想奖赏你,可是你居然割下故主燕王耶律铁达的人头邀功请赏,此等不忠不义之徒人人得而诛之,来人将耶律石枭首示众!”阳卯一把抄起护卫军卒的佩刀,抢上耶律石近前,一刀剁下他的首级。

耶律石死尸扑通倒在饭桌下,血喷满地。檀州、雄州降官吓得毛发倒竖,心惊胆颤。燕王耶律铁达属下官吏惊慌失措,没了主意。

陈信、郑艳丽张靐、马喑、元达也都说“不比,不比了”。午饭毕,晋王亲率三千军士,同贾素、柴钰熙、虢茂、李镔、元达、郜琼、王肇、王撼重、张曝旸、李竣、傅遁、耿全斌、马喑、戴兴、桑赞、商凤、葛霸、傅乾、王能、张煦、王荣、王希杰、阳卯、弥超、王元佑、陈信及檀州降官降将开赴檀州。到了檀州,晋王大摆酒宴庆贺。

翌日,帅府后堂晋王同虢茂、贾素、柴钰熙议事。耶律石被吓醒了,郑艳丽强制住哭泣,把盘丝沟一战断断续续原原本本说出来。贾素道:“虢军校于盘丝沟以区区五百散兵游勇大破十万辽军精锐,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令老夫五体投地,但仍有许多不解,从未经过教演、临敌的山夫村夫怎么能上得了战阵?盘丝沟的口袋虽然你事先布置好,要以两百民夫把两千辽军先锋堵回盘丝沟,又是背水列阵,就是五百禁军也实难办到,请军校指教!柴钰熙道:“兵法云‘右倍山陵,左前水泽’,依山面水安营布阵,后面是山以无后顾之忧,前面是水以当敌军,这样的营寨方能固若金汤,可是军校反其道而行之!请军校指教!

燕王耶律铁达悲痛交加,郑艳丽气得一口血喷出几尺开外,身边仆人急忙上前料理。这也是晋王想知道的。

虢茂道:“指教,山夫不敢当!试想一个从未教演的亡命之徒提刀奔走于市井,无人敢与争锋,假如市井中有一人也敢亡命手持利刃,提刀的亡命之徒未必能占得便宜。傍晚时分,郑艳丽燕王耶律铁达稍有好转,召见范王耶律铁罕,看到被吓疯的弟弟,又是怒气冲天。”把话顿了一顿。晋王装作若无其事,贾素、柴钰熙聚精会神听着。虢茂道:“‘置于死地而后生,置于亡地而后存’,像我们这种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战斗,一定要把我方放在死地,舍生才能忘死,才有战斗力。

何况我方这支军队是支什么样的军队,散兵游勇,乌合之众,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军队,临时纠集起来的,这叫做‘驱市人以战’,赶着街上的人去打仗,等于街上临时吆喝一帮人,也没有经过军训就让他们去打仗了,他能打仗吗?能不畏惧吗?‘怯生于勇,弱生于强’,胆怯至极而生勇,懦弱至极而后强。郑艳丽仆人们见天色已晚纷纷掌灯。

惟一的办法就是让他置于死地,让他每个人都感到生命的危险就能殊死作战,为自己的生命而战。柴钰熙道:“请问军校!葫芦口、飞虎口两山口扎口袋,这时间你怎么能准确断定辽军完全进入了口袋,不使一辽军漏网?耶律铁罕看见灯火吓得魂飞魄散,郑艳丽疯魔一般东躲西藏。

虢茂笑道:“柴司马别忘了山夫是猎户,这山前几十州的山山水水山夫都踏遍了,哪道山岭哪条沟壑需要多长时间山夫了然于胸,更有山口、山顶响箭明示。贾素略有所悟,道:“哦!战场仗胜败不都是取决于阵前厮杀。

大战盘丝沟前,你曾说请天兵天将前来助阵,那盘丝沟险要的地势就是助阵的天兵天将吧!燕王耶律铁达“哈哈哈哈------!”苦笑不止,道:“我堂堂大辽国一双皇叔亲王百战百胜,却被虢茂村厮五百乌合之众杀得一残一疯,十万大军荡然无存,哈哈----!”吐血不止,气绝身亡。虢茂道:“长史之言极是!诸葛武侯曰‘兵者,有可见之兵,有不可见之兵,可见之兵,执戟荷戈,肉身之士。不可见之兵,日月星辰、风云水火、山川灵气,如此万物均可为兵。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将帅者须通天文、明地理、晓阴阳、知阵法,则山川草木、雨雾雷电、鸟兽鱼虫,信手捏来皆可为兵。燕王耶律铁达属下官吏惊慌失措,没了主意。

檀州王刺史急忙请耶律化吉拿主意。将在谋不在勇,为将之道非勇悍武夫所能通也!晋王闻之,心里暗暗佩服,不动声色。虢茂道:“军中安敢有戏言!

贾素疑惑道:“那——那偌大的幽州如何——如何置于匣中?耶律化吉本想把大宋晋王的劝降书呈给耶律铁达,见他几次气得昏厥过去,想到夜晚再呈递,没想到他气绝身亡。

王刺史请他拿个主张,他惊慌失措,围着屋子团团转,思虑半晌,道:“王刺史,耶律石助你把守檀州,某家连夜赶往幽州搬取救兵,少时就回,就回!”没等王刺史回话,匆匆出了后堂跨上马,打马如飞逃望幽州。虢茂道:“根本不用放置,幽州已在天地所设的匣中。

贾素问道:“军校!曾言把幽州置于匣中烧烤,不会是戏言吧?燕王耶律铁达的十几个亲随也顾不上尸骨未寒的主子,纷纷告退“王刺史!我等去幽州搬取救兵”个个跨马而逃。贾素更为疑惑,道:“如何烧烤?这火从何而来?

柴钰熙思虑,道:“月有阴晴圆缺,天有不测风云,纵使军校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神机妙算,能算定阴晴圆缺风雨雷电,天上会下雨、下雪、下冰雹,但绝不会下一场天火。虢茂道:“司马之言不错,但山夫略知奇门遁甲之术,可向上天借的十万火龙兵焚烧幽州城,那幽州鼠辈安能不开城纳降!

郑艳丽贾素、柴钰熙闻听惊异不已。话说,虢茂讲到向上天借火龙兵焚烧幽州城。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郑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