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99

类型:新闻剧地区:图瓦卢发布:2021-01-22

av99 剧情介绍

av99咱们打个赌:三日为限,燕云救出孤月岭上的郡主,王寨主、二哥全燕云一个人情放归孤月岭上郡主的随从;三日内燕云救不出孤月岭上的郡主,燕云也没脸再来叨扰,就此回京。尚飞燕怒喝道“燕云!你成心欺负人是吧,一个大男人甩下我不管,属兔子的”!燕云停下脚步让尚飞燕走在前面,没走几步尚飞燕嗔怒道:“你是蜗牛还是乌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燕云“噌噌”几步超过了尚飞燕。

阎怀忠一时没有揣摩出赵光美的意思不敢妄语。元达匆忙阻止,道:“不行不行!七哥你又不是神仙如何上得了孤月岭救得了郡主?回京不是送死吗?赵光美看着迷惑不解的阎怀忠,道“这位奇才就是你横风军判官呀!应该加上一条,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房城郡王巡查使赵光美在横风军判官鼎力协助下取得了‘横风大捷’”。

阎怀忠感激涕零急忙下跪,道“殿下恩德天高地厚,小的愿为殿下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正说之间,南面路上烟尘四起,一群马队急速而来。陈信道:“这个赌可以打,但要改一改‘三日内燕云救不出孤月岭上的郡主,也别回东京复命就此在蜈蚣山落草’。

七弟做强盗总比咱们兄弟三个同赴黄泉好得多。赵光美大惊失色,失口道“莫——莫不是辽寇”。

阎怀忠强作镇静,道“殿下!不会,辽寇不会从横风军背后袭来”。元达转忧为喜,裂开大嘴笑道:“哈哈!好好!这回咱们兄弟就不会星离雨散了!二哥真有你的,我这脑袋咋就想不出来呢!”拍着自己的脑袋。霎时马队已到近前,原来是大宋易定节度使的马军。

陈信道:“八弟乐什么!你七哥还没答应呢。易定节度使、同平章事孙兴胄滚鞍下马冲赵光美施礼,道“都堂殿下,下官救驾来迟,恕罪!此地离辽境太近不可久留,请殿下速回定州”。

孙兴胄等护着赵光美回定州,阎怀忠回横风军衙门。赵怨绒匆忙道:“怀龙!这个赌打不得!

燕云一口气出了横风军地界十几里,坐在路边着实懊丧,寻思着:豺狼当道,报国无门。王荣道:“陈大王已经仁慈义尽了!这可是你们唯一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还能去哪里?方逊,方大哥,只好到宋州义忠县方大哥处再试试;拔腿向宋州而去,仍是夜行昼宿施展陆地飞腾飞的轻功。

一日戌正二刻(晚上8时30分左右),燕云进入三崲州地界,借着星光看见不远处一位女子在奔跑,身后两个打手紧追不舍,那女子气喘吁吁跌倒燕云脚下。那女子头戴金钗,身着绫罗绸缎。阎怀忠道:“恭贺郡王殿下!殿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取得了‘横风大捷’,指挥横风军杀敌一万,身先士卒手刃辽国大将耶律辉。

燕云望着众人不同的表情,道:“好!就依二哥说的。燕云俯身扶起那女子,像是故人,细细一瞧惊呆了。那女子生的,亭亭玉立,腰肢袅娜似弱柳,秀发如云,圆盘脸色如朝霞映雪,柳眉如烟,大眼睛如秋水盈塘,玉齿珠唇,娇唇角一颗美人痣,胸满臀丰。

燕云失声道“飞燕!尚飞燕”!房城郡王赵光美神态尴尬面色铁青,左右问难,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马夫刚才拦驾上书,被自己揶揄一番,又被军卒一顿乱棒,现在又要封赏他,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不封赏怎么办,毕竟立了大功;不封赏,怎么封住这些愚鲁百姓的悠悠之口。那女子打量着眼前这位风尘仆仆衣衫褴褛的汉子,惊异道:“燕云!燕云真的是你”!燕云道:“正是。

街上的百姓、燕云都期盼着房城郡王赵光开口。飞燕如何这般”?

尚飞燕来不得解释躲到燕云身后,忙道:“燕云,燕云救我”。判官阎怀忠极度善于察言观色揣摩上意,明白郡王赵光美的为难之处,思忖片刻,喝道:“燕云你这除兵籍贱民,坏了郡王殿下的大局,还有脸邀功请赏”!所有的人像是听错了,面面相觑大惑不解。那紧追尚飞燕的两个打手已到近前,一高一矮,如狼似虎提着皮鞭。矮子打手冲燕云喝道:“你这鸟人快快滚开,慢一点就剥了你的皮”!燕云道:“你两个歹人强抢良家女子,不怕王法吗”?

矮子道:“睁大你的狗眼!这是良家女子吗?燕春楼的水性尤物”。阎怀忠继续说:“这是郡王殿下的诱敌深入之计,本来可以把辽寇一网打尽全数歼灭,现在却只杀了几个辽寇,燕云你可知罪!念你是初犯暂且不加追究,快些滚出横风军地界”!对街上的百姓道“你们还不散了,还等什么”!百姓敢怒不敢言纷纷散去。

未等燕云答话,高个子打手道:“二阳,给这穷酸费什么口舌”!二阳(矮子)道:“大虎急什么,这粉头已是咱们囊中之物,还怕她飞了不成?”对燕云道“怜香惜玉是吧,备足银两来燕春楼耍”。燕云回马政监收拾行囊提上青龙剑迅速离开横风军。

大虎(高个子)不耐烦,道:“这穷酸一身也值不了几个钱,也吃天鹅屁”!朝燕云劈面一拳。燕云在易州横风军受了几个月的窝囊气,此时又见两个恶奴侮辱尚飞燕、谩骂自己,怒不可遏,失去了理智,避开来拳,一招“窝心拐”跳将起来提起膝盖向大虎前胸撞去。

“咔嚓”大虎肋骨被撞断,鼻口出血倒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阎怀忠等陪着房城郡王赵光美前往横风军衙门。二阳还没反应过来,燕云已经抓住他的衣领朝天空抛去没等落地,燕云腾空而起朝二阳就是三脚,二阳摔在地上掠起一层尘土,燕云稳稳着地,飞将过去抓起二阳胳膊用力一拧““咔嚓”一声,二阳胳膊断了。二阳哭爹喊娘嚎啕不知,燕云还要施展拳脚。

话说尚飞燕心急火燎行步如风,燕云紧跟其后。被尚飞燕叫住:“燕云!燕云,住手,住手”!阎怀忠道:“恭贺郡王殿下!殿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取得了‘横风大捷’,指挥横风军杀敌一万,身先士卒手刃辽国大将耶律辉。

殿下,可以这么上达天听吧”?燕云收住拳脚怒气难消:“我真想把这对恶奴撕成碎片”。尚飞燕道:“你若打杀人何处安身,现在,现在已经不好向燕风交代了”。尚飞燕道:“走,咱们一道找他”,拽起燕云衣襟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对俩个恶奴道“你两个忍着吧,我去告诉燕风,他会派人来料理”。

尚飞燕归心似箭燕引着燕云沿路而走。赵光美喜笑颜开,心想:三哥光义你七年前的“图正大捷”比我这“横风大捷”逊色多了,看你日后如何嚣张!

阎怀忠陪着笑脸道:“都堂(对宰相称呼)殿下,如不妥您斧正”。燕云一路满腹狐疑:尚飞燕自己未过门的媳妇怎么到了三崲州,她真的如二阳所说沦落风尘吗?燕风,燕风自己的胞弟,不是在晋州厢军六营五都神武队作队正吗怎么也到的这里,又是半年没见,他真的弃恶从善痛改前非了吗?那两个恶奴和燕风什么关系?娘怎么样?尚大叔、马大婶还有众叔叔们怎么样,尚飞燕从真州归云庄出来一定知道-------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里翻滚。

燕云疑惑道:“这和燕风有何相干”?赵光美笑道:“妥!不过你却遗忘了横风军的一位奇才”!燕云和尚飞燕近一年没见了,燕云没太把二人的婚事放在心里,但尚飞燕毕竟是燕家恩人尚大叔、马大婶的掌上明珠,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

燕云有多少话要对她说,其中包涵太多的是友情不是恋情。燕云看尚飞燕心急如焚快步流星,不便打搅默默无语紧跟其后。

av99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尚飞燕埋怨道:“燕云!真是属牛的,走起路来慢慢腾腾还不如我一个小女子”!燕云闻听健步如飞转眼把尚飞燕甩出几十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av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