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pp

类型:汽车剧地区:博茨瓦纳发布:2021-01-27

169pp 剧情介绍

169pp且说火山王杨谕、擎天王佘勋,二人计议已定,随即率领大军连夜进驻麟、府二州,隔河相望虎视眈眈的东胜州、武州契丹兵马见无机可趁,引兵退去。伙夫张凝、老倪早已备好。

燕云:“今天你搪塞我可以,明天我就知道,那时你还会说‘不知道’”!火山王杨谕收复麟州后,将赵光义、燕云等人安置在麟州驿馆,一时没时间答谢,急忙抚慰百姓。老倪恐慌不安。

张凝道:“老倪有啥隐瞒的!燕队副迟早会知道的,到时候你那老骨头禁得起几板子”!燕云道:“张凝,你说”。火山王杨谕雄踞一方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不仅是百战沙场骁将,也是治理一方的能臣,与士卒同甘共苦,与百姓休戚与共,亲自率领军卒整修城池、帮助百姓修缮房屋,经过十几天忙碌,被七国九部十六胡蹂躏的破败不堪麟州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这期间火山少王爷“追魂太子”杨延扆,有空就找燕云到教军场切磋武艺,他教燕云马上功夫杨家枪法,燕云教他步下功夫太和剑法,二人很是投机。张凝道:“这卒员缺额在晋州厢军哪个都、哪个队都有”。

三人走了两三里路,见不远处路边一片树林,一个凉棚。杨延扆向燕云引见了佘天王佘勋的少王爷“夺命二郎”佘惟昌,三人谈文论武很是投缘,结为异性兄弟,序齿排班依次燕云、佘惟昌、杨延扆。凉棚下几条板凳,几张桌子,一张桌子上摆着切了的西瓜,一张桌子上摞着十几个碗、筷子,四个人穿着坎肩裂着怀,腰间各别着皮鞭,围着一张桌子,一个掷骰子,三个啃着甜瓜,全神贯注,吵闹着“大大大”!“小小小”!口中的瓜瓤、涂抹星子横飞。

这日,火山王杨谕、擎天王佘勋亲往驿馆请赵光义到火山王王府银安殿议事。张凝对燕云道:“队副,那四位是押官邓二、曹四、李五、黄狗,还有一位在前边监督厢军筑路”。

燕云见五十步外十几个赤膊厢军在烈日下持铁锨、挥铁镐、拿铁耙、推石磙,没有进凉棚向劳作的厢军走去。赵光义的随行是燕云。

那劳作的厢军个个骨瘦如柴,皮肤被酷日烤的黑红,汗水被烤干了,一道道被皮鞭抽打的血痕留在后背、胸前、胳膊,裤子破旧的分不清颜色。杨谕、佘勋将赵光义请上上座,倒身便拜,惭愧道:“南衙海涵!我等鼠目寸光,不知南衙具有鬼神莫测之机,挽狂澜于既倒,解麟府之民于倒悬,三日内不费一兵一卒收复麟府,退胡兵千里之外,南衙实乃我麟府十万军民救星,小可代表麟府十万军民相谢了!押官个子不高脑满肠肥不停地举着皮鞭抽打呵斥“吃饭不当差的猪狗,快点,快点!修不完这段路就别他娘的吃饭”!一个厢军昏倒在地,押官跑过去连踹几脚,舞着皮鞭拼命抽打,不住叫骂“懒猪,竟敢他娘的装死”!

燕云箭步上前大喝“住手”!声如洪钟。押官一惊止住鞭子问道:“什么人胆敢搅扰军务”。燕云随练过太和内功寒暑不侵,但在炎炎烈日之下也是汗湿浃背。

赵光义起身扶起杨、佘二位,道:“二位贤王请起请起!“六营五都神武队队副燕云”。“哦!原来是新来的燕队副。

失敬,失敬!押官徐三有礼了。多热的天,队副受那罪干啥”?那厮偷懒诈死,我正在教训他”。燕云不理睬徐三直奔倒地的厢军,发现热死过去,夹起那厢军奔凉棚跑,对徐三道“令厢军弟兄凉棚歇息”。

“我来就不是享福的,收拾收拾一起走”。凉棚下。

押官邓二脑袋长得千本楼后勺子,脸上一行金印,胸前、两臂长满了寸长的黑毛,和曹四、李五、黄狗赌博方兴未艾,老倪、张凝向四押官打招呼“四位爷辛苦了”把担子放进凉棚,邓二、曹四、李五、黄狗视若无人继续赌博。老倪看燕云坚定不敢多言,连忙收拾桌子上的饭菜。老倪小心走近“爷!新队副燕云来了”。曹四、李五、黄狗闻之停下了。邓二赌输了气不打一处来,朝老倪一记耳光“老不死的!搅扰二爷的兴,新队副算个屁!二爷是从沙门岛鬼门关爬过来的,来得好二爷给他一个下马威”。

燕云夹着昏死的厢军来到凉棚,身后跟着徐三、众厢军。六月天,烈日炎炎,酷热难当。

邓二大吼:“都他娘的反了!是叫你们回来的”?众厢军止住脚步浑身战栗。燕云道:“是我!六营五都神武队队副燕云”。张凝挑着两桶饭菜,老倪担着两个大食盒,燕云跟在后面,向筑路工地走。

邓二:“燕云算哪根葱!给二爷摆谱”伸出大手来抓燕云的头。燕云抓住邓二的手腕向后一带,邓二跌了一跟斗滚出丈外。

燕云将昏死的厢军放倒在凉棚下,用太和点穴指救治。张凝、老倪遍体生津挥汗冒署。邓二爬起来从一个厢军手中夺过铁锨跑过去,冲蹲着的燕云后背猛劈。厢军个个惊恐万状。

邓二、徐三、曹四、李五、黄狗痛得满地打滚,半天爬不起来。邓二的铁锨离燕云后背只有毫厘,燕云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式“乌龙摆尾”,一脚蹬在邓二的肚子上,邓二被蹬出两丈外,落在地上滑出好远,肚里的甜瓜水等物吐出来,手中的铁锨也飞了。燕云随练过太和内功寒暑不侵,但在炎炎烈日之下也是汗湿浃背。

巡查营房时燕云就纳闷,边走边向老倪询问:“老倪!神武队的军卒都住在青松岭”?众厢军、曹四、李五、黄狗、徐三都失声叫好。邓二忍者疼痛爬起来肚皮被地面划伤几道血痕像铁扫帚刷的,骂道:“徐三、曹四、李五、黄狗,都他娘的吓尿裤子了!只因我等凶狠,队正燕风才养了我等管教善弱,如此下去还有饭吃吗?今天治不住燕云,都得要饭去。徐三、曹四、李五、黄狗抄起铁锨、铁耙、铁镐,仗着人多势众围攻燕云。

燕云暗喜,正愁没机会收拾这几几个泼皮;怕伤着奄奄一息昏倒的厢军,飞出凉棚,拳如流星脚如闪电,如饿虎出林,势若暴风骤雨,力似雷霆万钧,避开邓二铁锨抓住其手腕,邓二挣脱不得,朝邓二圆鼓鼓的肚皮一连数十脚“咚咚”像是打鼓,松开邓二手腕,邓二身体飞出三丈外。老倪答道:“都住青松岭”。

燕云道:“青松岭营房十九张床,加上队正、队副、押官最多也就30人,厢军每队编额50人,还有20人莫不是躺在露天”?徐三、曹四、李五、黄狗还没看清楚邓二怎么被燕云踢飞的,燕云一式“北风卷地白草折”连环扫荡腿如旋风掠地卷起一团尘土,曹四、李五、黄狗滚倒在地。

还等啥,操家伙”,说罢捡起落地的铁锨再次向燕云冲去。老倪支支吾吾道:“小老二——小老二不知,不知道”。徐三五短身材来得慢离得远没被燕云扫荡腿扫着,眼看邓二、曹四、李五、黄狗个个被燕云打倒,拎着铁镐不知所措。

燕云哪能放过这次机会,朝徐三就是一招“横装野猪”,徐三被打得眼冒金星口鼻出血门牙落地。燕云十成功夫只用了六成,邓二、徐三、曹四、李五、黄狗毕竟是厢军底层小头目不是市井之流。

169pp燕云教训五押官,为厢军苦力出了多久积压的恶气,厢军心中欣喜若狂忍者不敢流露怕日后五押官算账。燕云也不理睬,走进凉棚看那昏死的厢军已经醒过来,招呼厢军苦力吃饭。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169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