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cn

类型:知识剧地区:直布罗陀(英)发布:2021-01-21

717cn 剧情介绍

717cn燕云道:“卑职想试试。谢氏听得上飞燕谩骂燕云,心中不悦看在其父母恩重如山的情面不去计较,不住的解释:“燕儿!你听错了,听错了!云儿怕的是配不上你天仙般的人儿”。

谢氏转怒为喜:“开始,开始!你知道啥喜事儿吗”?刘嶅喝道:“燕云疯了!还嫌主公不够烦!“娘不说,孩儿哪知道”?

“飞燕怎么样”?“孩儿哪知道”?赵光义停下脚步,看看一脸严肃认真的脸,道:“燕云留下,尔等都退下。

”刘嶅、王衍得领命退出帐外。“哪知道!哪知道!读书都读傻了,你咋就不知道”?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孩儿真的不知道她怎样”。赵光义坐下饮口茶,心中矛盾,明明不相信,就当成闲聊打趣聊以ziwei,道:“你可从‘清风’、‘卧云’哪儿学了什么法术,能从十万番奴手里夺回麟府二州。谢氏看着燕云迟钝的表情也不再卖关子“你尚大婶托你七姑(七侠柳七娘)说媒,把飞燕许给你。

燕云道:“法术,小的不会。这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儿”!

燕云听罢不由自主丢掉书本腾的站起来。想试试夺回麟府二州。

谢氏瞪目哆口须臾摸摸燕云额头道“云儿,该不是中邪了”!燕云看着受惊的母亲“没,没有”。赵光义道:“哦!怎么试?“那你这是怎么了!飞燕那模样身段就是全真州也找不出第二个,吹弹歌舞、琴棋书画、品竹调丝样样精通,真个是色艺双全。

我儿更是仪表堂堂玉树临风文武双举人,你俩这叫郎才女貌天设地造的一对儿”。燕云听尚大婶提亲为何茫然失措。燕云一直都是心事重重表情严肃,看到欢天喜地的母亲敷衍道:“不就是个举人吗”!

燕云道:“射人先射马擒贼,擒贼先擒王--------六年前,墨吏靳铧绒将燕家害得家破人亡,父亲、叔父皆死于那狗官之手,复仇的火焰在幼小的心灵熊熊燃烧,一刻也未曾熄灭,背负血海深仇不敢丝毫懈怠,读书、习武悬梁刺股几乎达到自虐的程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习武,渴望着一天凭借一身的本领争个功名笏袍加身,以朝廷的法度顺理成章将那狗官绳之以法,报仇雪恨。而今刚刚考中举人,举家白丁没有官宦出身,没有出仕的资格,为官做宦还遥不可及,报仇雪恨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整日无不殚精竭虑读书、习武——读书、习武。燕云不负所学考中了文武双举人,谢氏喜出望外,武天真、“八仙”无不欣喜,尚元仲在归云庄张灯结彩大摆筵席欢庆三日。如今功名未就,父仇未报,自己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母子三人仍寄寓尚家,羞愧之际,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武天真见燕云学业有成向“八仙”、谢氏、燕云此行,众人再三挽留不住,临行在谢氏敬请下为燕云、燕风取了字,丘龙、峻彪。燕云面对母亲的追问,不好把自己内心的压抑和盘托出使母亲过度操心、焦虑,还是回避敷衍:“娘!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孩儿现在只是白身没有功名,怎敢为家”?

谢氏道:“什么没有功名,我儿已经是双举人了,明年初春就要进京会试,功名富贵近在咫尺”。赠燕云一柄碧月青龙剑并告诫一番“云儿!今后无论行走江湖还是步入官场,要择善而从心存侠义,善不可失,恶不可长,切勿抑善助恶为鬼为蜮,为师定不轻饶”!燕云连声诺诺。“娘!会试要是考不中----”。谢氏嗔怒:“又在说不吉利的话,真是读书读傻了,练武练呆了!再敢说就不是我儿子”!燕云见母亲生气赶忙道:“娘!孩儿不说了,再不说了”。

“那这桩亲事,你应不应”?燕云十里相送,师徒酒泪而别。

燕云知道这个话题绕不过去只好正面应对“娘!你说飞燕色艺双全,我哪配得上”?“配得上!我儿是真州唯一的双举人”。武天真离去后,燕云每日披星戴月习文练武从不懈怠。

“娘!飞燕是尚大叔、马大婶的掌上明珠,自小娇生惯养,性格脾气刁蛮乖张无所敬畏,只有皇上才敢娶”。“我儿是双举人,再桀骜的马也能驯的服”。

燕云看母亲态度坚决只好吐露点内心压抑已久的思想:“娘!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孩儿如何能独享安了”!一日,燕云正在窗下读书,谢氏步履轻快,眉开眼笑:“云儿!云儿!咱家真是双喜,不对,是三喜临门呀”!谢氏闻之猝然泪下,她也从未忘记杀夫之仇,只是不敢在儿子面前流露,以免像江湖侠客快意恩仇而亡命江湖或被官府缉拿问斩,更怕祸及尚家、“八仙”,这可是母子三人的恩人啊!燕云说出了顾虑,谢氏一喜一忧,喜的是儿子长大了杀父之仇刻骨铭心;忧的是自己来之前的担心,怕马氏认为燕云中了举人谢氏母子高攀不上,落个行辜恩负义的恶名。谢氏哽咽道:“娘也是这样想过,尚家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若没有尚家收留咱母子这些年能否活到今天!你中举了,尚家来提前,咱不应,尚家会怎么想咱们,忘恩负义的名声咱担不起呀!别忘了咱燕家的组训——知恩图报”。

尚飞燕自恃貌若天仙倾城倾国,更是好胜之人,闻听燕云对自己有不满之意,是可忍孰不可忍,顿时恼羞成怒。燕云想母亲的顾虑不无道理,如果不应亲事,尚家不免会想——燕云中举,燕家翅膀硬了,如今还寄居在尚家都不把恩人放在眼里。燕云一直都是心事重重表情严肃,看到欢天喜地的母亲敷衍道:“不就是个举人吗”!

谢氏嗔怪:“不许胡说!不就是个举人吗!这鱼龙县才几个?文武双举人除了我儿还有谁”!燕云思虑良久道:“娘!这样吧,给七姑说,我燕家杀父之仇未报,就急着娶儿媳妇,不孝之名如何担待得起”!谢氏思考着:“归根结底还是辞了这门婚事,不妥”。“燕云!何物等流(什么东西),狗眼看人低”!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出言不逊者何许人物?“喜不是过去了”。

“不许胡说!不许再说这不吉利的话,什么过去了,咱家的喜事才刚刚开始”!燕云书房

“那,那这样吧,现在只定亲不迎娶”。燕云附和着:“对!才开始”。谢氏母子正在商量尚家提亲之事,突然门外传来谩骂之语,随着声音走进一位少女,亭亭玉立,腰肢袅娜似弱柳,玉体迎风,秀发如云,圆盘脸色如朝霞映雪,柳眉如烟,大眼睛如秋水盈塘,玉齿珠唇,娇唇角一颗美人痣,胸满臀丰,皮肤洁白细嫩如包裹一泓温水轻轻一碰即刻溢出。

此人正是尚元仲的千金尚飞燕。马氏自请柳七娘找谢氏提亲后,也找机会让飞燕和燕云多接近,吩咐飞燕给燕云送一件绿色锦棉袍。

717cn尚飞燕也听到点母亲正撮合与燕云成亲之事,那燕云中了文武双举,不久就要到东京参加会试,功名富贵近在眼前,嫁给他日后穿的是绫罗、使的是奴仆、吃的是珍馐美味、坐的是八抬大轿,心中说不尽的欢喜。走进屋内,手撕棉袍撕不动,朝地上不住摔打,摔了一会儿,丢在地上胡踩乱踏,不停地谩骂“燕云!乞索儿(乞丐,要饭花子)本姑娘真个是嫁不出去了?你拿镜子照照,好好照照看自己什么德行,中了个破举人就不知天高地厚,忘恩负义,有种的滚出我归云庄,滚出去!滚出去----”!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71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