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校花 沦为性奴

类型:房产剧地区:圣马力诺发布:2021-01-25

五个校花 沦为性奴 剧情介绍

五个校花 沦为性奴不觉暗叹,校花性奴好一座险山,正看的入迷,“嗖”的一枝响箭从对面山下射来,“噔”的一声钉在脚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燕云道:“不怎样,大半夜就吓人!赶快回你房间歇息”。燕云知道绿林拜山的礼节,校花性奴躬身用手拔起地上的响箭,校花性奴箭头朝上,双手握住高拱向对面作揖,高声道:“诸位弟兄们,辛苦了!烦劳通报,在下‘云里天尊’武天真的弟子燕云上山拜望师父。尚飞燕道:“大半夜,你个大男人的魂儿都吓没了,我个弱女子岂能不怕”?

燕云吞吞吐吐:“那,那,你要怎样”?尚飞燕道:“要你陪我”。”声音洪亮,校花性奴不卑不亢。

少时,校花性奴就听山上嘡、嘡、嘡锣响,十名喽罗兵簇拥着一个骑马的头领冲下山坡。燕云惊慌失措,道:“你——你----”。

尚飞燕道:“我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那头领打马近前问明燕云缘由,校花性奴检查他递上来腰牌,二话没说令一个喽啰带着他上山。燕云道:“不成体统”。

天狼山地势险绝,校花性奴通过第一旋、校花性奴第二旋、第三旋山道到天狼山第一关隘天狼关,向上通过第四旋、第五旋山道至天狼山第二关隘狼口关,向上通过第六旋山道到天狼山第三关隘狼牙关,向上通过第七旋山道是九丈原。尚飞燕道:“你误解了,我睡觉,你在一旁打坐练功。

太和派打坐不是可以代替睡眠吗”?各方、校花性奴各曹理事机构分设在九丈原。

燕云道:“你的房间的们锁好了”?校花性奴向上通过第八旋山道到达俯云台。尚飞燕道:“锁好了”。

燕云道:“那,那你自睡吧”。尚飞燕道:“房门不关,你招贼呀”?燕云道:“回我客房”,向对门客房走去,尚飞燕蹑手蹑脚跟在身后。

校花性奴俯云台在天狼山最高峰锯齿峰脚下。燕云关上房门,把火炭盆移到炕边,坐在房门边打坐,尚飞燕上炕解衣而卧。整个客房充斥着撩人的浓香,收住真神精心盘坐。

卯正十分(早晨六点),燕云整理行囊,叫醒尚飞燕。燕云把肉铺、校花性奴烧饼吃了不少,酒没敢喝,喝了两碗水,就给她疗治脚伤。尚飞燕睁开惺忪睡眼,道:“天还没亮,能不能再叫我睡一会儿”!燕云道:“赶路要紧”。

尚飞燕道:校花性奴“燕云,燕云!真是戆头戆脑。尚飞燕懒洋洋爬起来,洗漱、梳妆打扮,换了两三套衣服,挑了了一套称心的穿上。

燕云在房外等了半个多时辰,她总算出了客房,身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有酒不喝偏要喝水,校花性奴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二人出的客房用过早饭,尚飞燕结过房钱、饭前。燕云背上两个大包袱扶着尚飞燕取路投真州而行,行不到半里路。尚飞燕惊叫道:“我怎么穿这套衣装,很是难看,非得换一套”。

燕云道:“这不是挺好!就是要换也没得地方”。尚飞燕平时就没离开过脂粉,校花性奴芳香十步开外,校花性奴又是貌若天仙的妙龄,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燕云又是舞象之年,为了秉持心性燕云不敢有一丝差移哪敢饮酒。

尚飞燕道:“有!再回客栈”,转身就走。燕云跟她一路折回。燕云敷衍道:校花性奴“这等好酒,校花性奴留给尚大叔才是,家乡鱼龙县可没有呀”,说着小心给她拿捏脚伤,半个时辰后,又用太和混元气功为她疗治,又半个时辰,疗伤完毕,“你这脚伤明日差不多痊愈,早些歇息”,转身要出门。

二人回到客栈,尚飞燕给店主说了许多好话,才回到客房换衣装,燕云等了一个时辰。她才出来,梳着长发如瀑垂地的青丝如被天水漫洗过的绸缎,耳上是一对金镶玉红宝石耳坠,带着两个金镯子;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身量苗条, 体格风骚。

二人再次出的客栈,奔真州而行,走了一个多时辰,尚飞燕又是一声惊叫“呀!我新买的‘牡丹红’脂粉落在客栈了,丘龙帮我取回”。尚飞燕急忙道:“哪里去”?燕云道:“多长时间了,早被他人拿走了”。尚飞燕道:“别管多久,尽管找店主索要。

‘牡丹红’我才用过一回呀”!燕云道:“回我客房”,向对门客房走去,尚飞燕蹑手蹑脚跟在身后。

燕云本是习武之人应有警觉只是许久劳乏,再则望州城内客栈也很安全,没有觉察,进的房内转身关门猛地看见尚飞燕立在他身后,把燕云吓得魂飞魄散,失声惊叫“哎呀”!燕云道:“去也白去,还是赶路吧”!尚飞燕道:“你没去怎么知道白去?你若不去,我就呆着不走了”。尚飞燕着急道:“有这废话早就取回来了”!

燕云不放心道:“你一个弱女子在此,行吗”?尚飞燕笑得乐不可支“哈哈!就——就——就这胆子”!

燕云道:“你,你要怎样”?尚飞燕心急火燎,喝道:“还不去”!

燕云无奈道:“那你径自在这荒郊野外等着”?尚飞燕慢慢止住笑声“我——我,能怎样”?燕云放下包袱背着宝剑,施展陆地飞腾的轻功转眼不见人影。

不多时,燕云到的客栈,向店主询问,店主不但矢口否认而且反咬一口说“燕云讹人”,双方争执半天没有结果。燕云心急火燎,担心荒郊野外久等的尚飞燕恐有不测,当下又和店主争执不下,气急交加乱了分寸,“呛啷啷”抽出青龙剑寒光闪闪横在店主脖颈,大喝道:“呔!不交出脂粉要你的狗命”!店主吓得魂不附体脸青唇白急忙吩咐小二把尚飞燕遗落在客房的脂粉盒交予燕云。

五个校花 沦为性奴燕云二话不说接过脂粉盒转身飞跑,片刻来到尚飞燕近前。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尚飞燕果然遭遇到不测。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五个校花 沦为性奴